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叔他宠妻上瘾
听书 - 叔他宠妻上瘾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392章 梦

花惊鹊 / 2022-05-15 16:54:0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这时,上班的周子晟将苏凛言出车祸路段的视频发给了苏凛言。

他打开手机看时,江茉茉抱着豆浆坐在他床边,陪他一起看。

车子撞上的一瞬间,江茉茉心里抽了一下。

苏凛言却将视频放大,看着那个带口罩人的眼睛。

昨日,他谨慎起见特意留意了一下那个人的眼睛,但是视频中的这个人眼尾多了一个大痣。

不排除是他故意涂上去的,既然是蓄意杀他,自然会做完全的准备,身上也会加入一些其他特点扰乱视线。

毕竟,谁都不会在杀人时,暴露自己的特征。

苏凛言捂住那个人眼尾的痣,看着他眼神。

不知看了多少遍,苏凛言脑海都是两个人的对比。

身为警务人员,最怕心中认定了那个人就是凶手,奈何没有证据,而一直寻找证据,来佐证那个人就是凶手,这样往往会误判。

这次,就连苏凛言都觉得有问题,昨日那双眼,和视频中那个人的眼神……像极了。

首发域名m.bqge。org

关于他身体情况,苏凛言又去做了个全身体检,证实没问题,他打算周一就出院。

江茉茉已经在收拾东西,准备出院的事情。

苏凛言又去到一边打电话。

苏凛言本来能再医院多住几日,偏偏他硬要早点去上班。

张局说他太拼命,苏凛言只有身为警察才能找到自己怀疑的证据。

周一那日,苏凛言开了一辆家里的旧车去了局里,他身上污点查明,官复原职。

高董还在局里关着,一堆麻烦事等着苏凛言在处理。

江茉茉也去公司上班,渐渐地她融入到这个公司里了,也知道公司一些具有浓缩性的词是什么意思。

下班,她去到母亲办公室,“妈,这两天我回江家住,晚上我哥回家,你让他早点休息哦。”

苏夫人点头。

江茉茉坐出租车回到江家,一进门刚好和大肚子的古暖暖撞见。

“这么快就回来了,苏大哥出院了?”

江茉茉回答,“我哥太拼了,出院就去工作了,我就回来了。暖儿,咱爸呢?”

“不知道,你找找他又去哪儿了。”

江茉茉懒得找,直接在客厅牟足了劲儿大喊一声“爸”。

江老听到了,从后院里传来一声答应,“闺女,爸来了。”

接着,江大小姐对好友耸肩,“找人多方便,一喊就知道。”

古暖暖手指着好友,“我告我老公,你大吼吓我和我儿子。”

江茉茉:“……”

不一会儿,江老出现在客厅,见到江茉茉便笑,“闺女回来了。”他又吩咐管家,“今晚让后厨多准备些小姐爱吃的。”

古暖暖的胎教时间到了,她得给孩子洗脑,不能对孩子毒教育。

简单招呼打过,她离开客厅回到卧室。

傍晚,江尘御回来了,妹妹在家,他也是简单打过招呼,问她了一些苏凛言的身体,便上楼找小妻子了。

屋子里还放着音乐,不知道孩子听了如何,反正孩子妈已经闭上眼睛昏昏欲睡。

他关掉音乐,笑妻子,胎教也能把自己听睡着。

帮她调整好睡姿,这时,妻子的手机在桌子上一直震动。

是古小寒在找她,给她发了很多小孩儿的玩具,让她挑一个合适的自己想送给外甥。

“古暖暖,你是眼瞎了还是手被剁了,看到消息回复我啊。”

“姐,你胎教时间竟然不偷玩手机?不可思议!”

古小寒又发了一条,“你不会是被胎教催眠睡着了吧?靠,我服你了。”

“你真睡着了?你这是怎么当妈的。”

时间显示,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。

古小寒亲切的提醒,“古小姐,江太太,你胎教结束了该睡醒了。”

完了,某位江太太还在做美梦呢。

古小寒抓狂,“姐,一会儿人家就关门了,你先帮我挑一个再睡啊。”

古小寒素来比古暖暖稳重,话言少语的,只有着急的时候才会不停的发消息。

江尘御拿着回了一条消息,“你姐睡了,这些铃铛玩具都是孩子两三岁才能玩儿的,都别买了。”

“姐夫?”

江尘御看着那个“?”不解,除了他还能谁用小暖的手机回复妻弟的微信。

古小寒去问导购,他指着自己看中的这些玩具,“你好,这些都是多少岁的孩子玩儿的?”

“我们建议两到三岁的孩子玩,这个年纪他们正处于探索年纪,这个恐龙……”

导购的介绍古小寒听不进去了,他快速和江尘御回复一条,“姐夫,你比我姐靠谱。”

江尘御放下手机,坐在床边,无声看着安静睡觉的小妻子。

之前她身上还会带手链和项链,但是因为怀孕,这些全摘了。

也因为怀孕,身体浮肿,她前段时间就喊着戒指勒手,于是晚上他用洗手液打滑她的双手,慢慢将她手上的婚戒取出来。

取下来时,手上一圈勒痕。

她现在扎头发的皮筋上边都不带小装饰,简单的一个黑绳。

简简单单,不施粉黛,在江尘御的眼中,她偏偏是最亮的那个。

她睡着,江尘御也想抱抱软软的她,亲吻她。

她还闹着说自己对她没激情,自己怎么能在她怀孕的时候表达出来,他对她的激情又怎么会磨灭?

睡着的古暖暖梦到有一个狗在舔自己,可把她恶心坏了。

唇上湿湿的,梦里她想吐,脖子也潮潮的,让她嫌弃至极,梦里和凑过来的狗打了一家。

睡醒时,可把她累坏了。这比真打了一架还累。

睁开眼看到身边是归家的丈夫,“唔~老公。”

江尘御抱着妻子唇落在她的太阳穴,用对她,他全身温柔都倾泻,“小暖暖该起床了。”

古暖暖清醒后,对丈夫说了自己做的梦,“累死了,我刚才梦到狗在舔我,梦里我一边托着大肚子,一边打狗。”

江总好像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?!

“狗都舔你那里了?”

古暖暖指着自己的嘴巴,脸蛋,脖子,她还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说:“那条狗,还特别丑~”

等古暖暖去浴室刷牙时看到锁骨处多出来的一只小草莓,她木讷的站在镜子前,眨眨眼。

好像,确实有点不对劲!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