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书页首页加入书签目录

全新版本,新增听书功能!立即前往

第三十四章 太子成德

皇上亲征去了,主持朝政的自然是太子庞德。

庞德是皇上的长子,他的生母是嘉琪皇后,是皇上原配的夫妻,也是皇上最宠的皇后,只是命运不济,在生庞德时难产而亡,留下庞德这颗独苗。

皇上因思念嘉琪皇后,把对她的爱都倾注在庇德的身上,在他刚满周岁时,便册封他为太子。

成德万万没想到,他这个太子一当就是五十年。

更没有想到的是,那皇上现在虽有六十多岁了,可身体还是棒棒的,成德在想,不知自己何日才能黄袍加身?

“太子殿下,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一阵欢呼声打断了成德太子的遐思,他环顾四周,只见众大臣跪在议事厅,向他朝拜。

“众位大臣平身。”成德太子双手向上扬着。

众位大臣纷纷起身,说道,“谢太子殿下。”

“今日早朝,众位大臣有何事要报?”太子用眼睛扫视着众臣,询问道。

此时有一位大臣走上前来,双手施礼道,“启禀太子殿下,昨日秋试放榜,那些落榜的考生联名公车上书,把皇城搞得乌烟瘴气。”

“这些考生有何诉求?”太子成德问道,“领头闹事的又是何人?”

“领头的是顺天府的一个秀才,叫刘成,”那个大臣说道,“他考了几次都名落孙山,说是主考官徇私枉法卖名位。”

“方大人,”成德太子转身问身边的方堃,“今年主考官为何人?”

“禀告太子殿下,”方堃施礼道,“江南省院的符大人。”

此时一个文人模样的大臣走了出来,对成德施礼道,“鄙人符文理,是这次的主考官。”

“你可如他们所说卖名位?”太子殿下问道。

“微臣光明磊落,岂敢作那龌龊之事?”符文理哭丧着脸说道,“这个方大人可以做证。”

“符大人言之有理,”方堃说道,“也许是那刘成几次都榜上无名,才心生不满带着众考生闹事。”

“启禀太子殿下,”方堃说道,“那刘成闹事之后,我特意调来他的试卷,那文章真是狗屁文章。”

“岂有此理!”太子殿下愤愤的说道,“考不上就闹事,这成何体统?”

“这刘成也是的,”那方堃添油加醋的说道,“明知皇上亲征去了,偏偏闹上这么一出戏来,给太子殿下添堵。”

“方大人,”成德太子询问道,“依你之见,此事该如何处置为好?”

“依微臣之意,应尽快平息这次上书为妙。”方堃习惯的用手摸着那花白的山羊胡子。

“好,这事就这样定了。”成德太子说道,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那就退朝。”

众大臣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。

“方大人,请留步。”符文理紧紧的跟上方堃,说道,“你真不愧是三朝元老,做事很果断!皇上没看错你,亲征前将重任委托给你。”

“过奖了,过奖了。”方堃说道。

“方大人,”符文理用眼睛示意着方堃,“到寒舍一聚,有事商议。”

方堃会意的点了点头,跟着符文理去了。

“符大人,今年你是怎么搞的?”方堃刚到符文理的秘室就问道,“前两届没出事,今年是咋了?是不是被刘成那小子闻出了什么味道?”

“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打听到一些什么事情。”符文理摊开双手,说道,“还好,皇上出征去了,这朝廷还是你说了算。”

“是啊,”方大人也长出了一口气,说道,“假若皇上在此,查出个子丑寅卯来,恐怕性命不保了。”

“吉人自有天相,”符文理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方堃,“这是你的那份。”

方堃也不客气的收下来,瞟了一眼银票,把银票塞进怀里,说道,“我已老矣,待皇上回宫后我就告老还乡,顺便捡些财回乡养老。”

“方大人想得很周全。”符文理笑着说道,“银子这东西又不咬人,谁跟它过不去呢?”

“我积些财富为家自有用处。”方堃诚心诚意的说道,“我以前没贪过一文钱,只是考虑到自己风烛残年要告老还乡才想积点财。”

“是啊,古人云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。”符文理说道,“古人的话说得很在理。”

方堃告别符文理,便往太子的宫殿走去。

此时的太子在自己的宫里,穿着私自订制的黄袍在那里发呆。

方堃是洞庭湖的老麻雀,他深知父皇还在世,太子是不敢穿皇袍的,这是祖制,不得违规。

太子见方堃这个老臣也不回避,他知道这个老臣偏袒他,平常也时不时的纵容他,私自制作皇袍也是他的主意。

“太子殿下在上,受老臣一拜。”方堃虽然年轻大,资格老,在礼节方面还是要讲究的。

太子殿下急忙将方堃扶了起来,“在我的宫里就不必行礼了。”

“规矩还是要的,”方堃说道,“你的命也不怎么好的,当了五十年的太子,还不知道何日才黄袍加身。”

成德太子听到方堃这一说,心里突然涌出一股酸楚。

“方大人,”成德的眼眍饱含着泪水,带着哭腔说道,“我现在有五十多岁了,父皇的身体比我还好,我真不知道有没有当皇上的那一天。”

“太子殿下,”方堃接过成德的话说道,“这事也难说,看你父皇的身体,再活过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。”

“是啊,”成德太子说道,“所以我常常闷闷不乐。”

方堃也怜惜太子的处境,他压底声音对成德说道,“我有一个建议,不知道你爱听不听?”

“方大人,”成德急忙追问道,“你说你说,我从小就很佩服你的才华。”

“这次叔蛮子犯我疆土,也许是一个好机会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成德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“你父皇不是已亲征了么?”方堃提醒着说道。

“是啊,这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千载难逢的机会,”方堃附在太子的耳边说道,“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把握住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太子惊恐万状的说道。

上一章无下一章

返回书页 | 返回目录 | 添加书签 | 打开收藏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