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我家师尊是大神
听书 - 我家师尊是大神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章 斩妖

梦灵谏 / 2021-06-2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吴小仙脸色微白,暗中提起法力,打算鱼死网破。但对方给她带来的压迫感令她有些绝望,这人比她强的显然不是一星半点。

“慢着!”白庄生急忙将他拦了下来。竹影不解地看向他,气机却依旧锁定在吴小仙身上,吴小仙不敢动弹。

“你们道门有紫气东来一说。”白庄生指了指吴小仙,“她身上紫气之浓郁,我只在武当掌教身上见过。你确信要杀她?”

竹影皱着眉,疑惑道:“可她不是妖吗?”

“我也不解,你不会望气,但儒家识人之术不会出错。”白庄生疑问道:“难道亦是神灵化身转世?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竹影问。

“我哪知道,她身上没有煞气,应该没害过人。”白庄生小声道:“不如放了吧。”

竹影犹豫不决。

“仙儿。”身后传来一声轻唤,吴小仙身上那股压迫之感突然消失,她转头一看,江天正朝她招手。她往后退了一步,竹影没动,她才立马跑过去,躲在江天身后。

“被欺负了?”江天不咸不淡地一问。

吴小仙只觉更委屈,低着头不说话。江天看向竹影,向他走去,身后一只小手却拉住了他的道袍。

“我们回去吧!”她又恢复成那没心没肺小妖精的样子,看着他的神情带着一丝不服气。

“怎么,怕师尊打不过?”江天冷哼一声,往前走了两步,又退回来揉了揉吴小仙的脑袋,这才走向竹影。

“在下青城山玉衡子座下竹影,不知阁下是?”竹影如临大敌。

江天眯眼一笑:“天一。”

还规规矩矩做了个道揖,竹影一愣。

下一刻,吴小仙便见到自家师尊逮着竹影一顿狠揍,竹影也不反抗,抱着头挨打。白庄生看的触目惊心,在旁一个劲地求情,一口一个“前辈”喊着。吴小仙目瞪口呆。

江天将竹影打的鼻青脸肿,才带着吴小仙甩袖离去。

吴小仙有几分崇拜地看着江天,语气中终于多了一丝尊敬:“师尊,你怎么这么厉害?”

江天得意一笑:“我可算是他前辈,他敢反抗吗?反抗就是大逆不道。”

吴小仙瞬间焉了,敢情是仗着辈分压人,那几分崇拜顿时烟消云散。

而此时另一边……

“嘶,好疼啊!”竹影一瘸一拐,表情痛苦:

“这谁啊?下手也太狠了,我完全还不了手,一来就破了我的气机,后面更是封了我的功力。虽都是皮外伤,但怎么感觉这么疼?”

白庄生表情复杂:“我们遇到高人了。我曾听老师说起过,他年轻时四海游学,见闻过诸多奇事,经历过许多生死。但令他记忆最深的那一次,险些直接要了他的命。”

“他当时游历至昆仑山脉,于一深山密林中迷失了方向,绝望之际,忽见一仙子袅袅婷婷而来,引他留宿仙境,他大喜过望,当即跟随而去。仙人为他准备了丰盛的仙果琼浆,更有仙子为他起舞作兴。但正当他忘乎所以之时,一道微风袭过,眼前鲜果尽成污泥,琼浆恶臭难闻,再一看仙子,哪来的仙子?全是恶鬼腐尸。”

“他差点吓晕过去,好在下一刻他又回到了密林中,一青年道士站在他身前,骂道:你本是儒家子弟,怎也能被这鬼怪所趁?真是枉读圣贤书。老师这才明白,是得遇高人所救。老师问其道号,正是这‘天一’二字。此后那道士一挥手,老师便已出现在密林之外。”

白庄生叹了口气。竹影回过神来,显然不信:“哪有这般奇事,这得是真神仙了吧,不说我师父,便是我师祖也不一定有这般神通吧!”

白庄生一瞪眼:“你在说我老师说谎?”

竹影哑口。

“那这人该有多少岁了,怎么还是这副容貌?”竹影又忍不住道。

“不清楚,应该不是同一人吧?难道那姑娘是因为他才紫气浓郁?”白庄生拧着眉,想不明白。

“想不清楚便不想了。”竹影拿剑拄着地,“走吧,去找我师侄。”

“你的伤……”白庄生欲言又止。

“伤倒是小事,只是那道士将我功力封了,不知何时能解,如今我功力所剩一层不到。”竹影苦笑道,“出师未捷身先死啊……”

江天与吴小仙已经出了城,向江天修道的小矮山行去。

“我报路长嗟日暮。

学诗谩有惊人句。

九万里风鹏正举。

风休住。

蓬舟吹取三山去。”

江天似是兴致颇佳,吟起诗词来。吴小仙默不作声,心里念道:一座破落矮山也能比成海外仙山?还蓬舟,连匹马都没有。

“想啥呢?”江天忽然戳了戳她的额头,“别小看了为师的道场,矮山又如何?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”

吴小仙捂着额头,不说话,心里却有些懵,他竟能猜到她所想?江天没有再纠结于此,转而道:

“你修为太低了。此次回去,不破境不许下山。”

吴小仙眨巴着眼,抬头看向江天:“我现在什么境界,多久能破镜?”

江天嘴角微扬:“你啊,距下个境界也就二三十年。”

吴小仙脸色微变,随后怒道:“你骗人!”

江天却是认真道:“妖与人不同,妖要得道,先修形体,化形是首要目标。修行时日则视天赋、机缘、功德而定,有些天赋卓绝之妖数十年便可,有些终其一生也不得化形。修行期间,还需历大小劫难数十,不可沾染过多因果。否则,轻则堕入轮回,重新来过,重则灰飞烟灭,万劫不复。”

吴小仙面色发白,江天又笑道:

“按常理来说,妖化成人形,便相当于一只脚已迈入天门。如你这般法力弱的,要么是受仙人点化,要么是化形的妖术,只能维持一时。但你是例外,你已是人形,不必再修形体,个中缘由,现在还不必知道。”

吴小仙松了口气。

“但……”江天却又道:“你如今只能修道法,若是你自己摸索,进下一境界确实需要二三十年,甚至更久。”

吴小仙苦兮兮,小声怨道:“为何我生来便是只妖啊……”

“是啊,我也不明白你干嘛要选择成为一只妖?”江天低声呢喃道。

吴小仙精神萎靡,江天不由无奈道:“你不是还有师尊吗?回去师尊便传你道法,几日便能功成。”

吴小仙将信将疑。

“刚给你买的。”

江天忽然丢来一物,吴小仙伸手抓住,是一镯子,简陋不堪,像是在哪捡的。吴小仙翻了个白眼,还是戴在了手上。

九日后。晚,亥初,临安城西。

一户人家灯火犹未熄,于这漆黑的城区中,犹如深夜江上的一点荧光,格外夺目。

男主人在厨房里用心地和着面,一旁地上摆了满满几筐拉好的细面。妻子去看了眼熟睡的孩童,为他掖了掖被子,转身拿了件衣裳,来到厨房为男人披上,又取出手帕轻轻擦了擦男人额头上的汗,袖子落下,露出手腕上淡淡的铜钱花纹。

男人拿过抹布用力擦了擦手,才握住女人起了新茧的手,另一只手却把衣服拿了下来,笑了笑道:

“不冷,而且影响干活。你先去睡,我弄完最后这一筐就去。”

女人轻轻点头,却没走。男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,又转身去忙手上的活计。

最近城里来了不少道长,鬼物似乎都被解决了,已经好几天没闹过了,生意也好了不少。想起手腕上的铜钱花纹,男人又安心了不少:那日应是真碰到高人了,最近做什么都顺心。再想起隔壁刘秀才媳妇手腕上的镯子,虽然夫人总说不喜欢、俗气,但他明白,自家夫人应是喜欢的。

总听刘秀才念叨什么“采芙蓉”、“人憔悴”的,他不懂。他只知道,女人想要什么,男人给什么,这就是男人的体贴之处。盘算着,明日卖完这几筐面,就能为妻子买妙玉斋上次看到的镯子。他咧了咧嘴,加快了速度。

院外,一只小妖施了化形的妖术,化身成了一娇滴滴的年轻女子,欲要敲门。

一只火球却突然袭来,小妖面色一变,忙往后跳了两步,火球落空,其内一只灵符落在地上,燃烧殆尽。

暗处埋伏多时的道士立马提剑打了过来,小妖不敢与之争斗,拔腿就跑,道士追了上去,很快双方便消失不见。

过了片刻,又有一只小妖现身,故技重施,却没想到暗处竟还藏了一名道士,道士追着小妖离开了此处。

长夜恢复安宁,一时再无动静,道士与妖物不知了去处,再没回来,这一晚似乎又要平和度过。

子时正,屋里的灯已灭去多时,夫妻、孩童沉入了梦乡。院外,不知何时又有了一名来客,虎首人身,怒目尖牙,双掌利爪竟犹如刀剑泛着寒光。

虎妖朝四处望了望,忽然一步跳起,足有三丈高,他探出双掌扑向角落。角落里的道士猝不及防,仓促之间提起长剑横于身前,一对虎掌拍在剑身上,长剑弯了一个巨大的弧度,顶在道士身上。道士被拍飞出去,吐了口血。

虎妖趁势欺上,道士急退,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虎掌,虎妖再进,道士斜跨一步,又避了过去。此后二十余次,道士皆是堪堪躲过,脚下步伐变幻无常,却是围绕着虎妖最初位置画了个圈,有如太极八卦。

虎妖停下攻势,双掌着地,围着道士来回走动,凶悍的双眼紧盯着道士身影,寻找机会。道士眉头深拧,左手藏在袖子里召出了两道灵符。

虎妖突然猛扑上来,速度快过此前,道士已然躲不开,双手持剑狠狠一劈,手中一张符箓已贴于剑柄上。长剑与虎爪摩擦出道道火花,道士猛退了十多步,嘴中却念念有词。虎妖停下身形,右边虎掌已被切掉一块,鲜血淋淋。

道士站稳身形,面色通红,喷出了口鲜血,手上被金刚符加持过的长剑折了一块。

虎妖低吼一声,忍痛扑过来,却在中途被一道雷光劈落。焦黑的身子摔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道士手中的五雷符烧成灰烬,他松了口气,服了颗丹药,闭目调息。

异变突起,一阵妖风袭来,道士被打飞出去,生死不知。妖风化为一名中年壮汉,表情淡漠。

一道剑光忽从城东呼啸而来,一瞬便达此地,壮汉一拳砸了上去。短暂僵持后,剑光散去,长剑回到匆匆而至的剑客手中,壮汉退了数步。

竹影落在已昏迷过去的道士身侧,快速在道士身上点了几下,喂了一颗丹药。壮汉趁此机会一步踏出,脚下出现一道深坑,身形化作一道残影扑向竹影。一道剑光闪过,壮汉再次被击退。

两次失利,且对手显然未尽全力,壮汉心生退意。竹影站起身,一剑向他刺来,人未至,剑气已至,杀意已至。

壮汉大骇,张嘴吐出一口罡气裹在手上,一拳轰出。

“嘭!”罡气直接炸裂,壮汉化作一阵妖风,匆匆逃去。竹影怎可能放过,提起气机猛然劈出一剑,剑气如潮,压向那阵妖风。一道人影却突然出现在空中,伸手一压,剑气散去。

竹影面色大变:“炼气化神!”

妖风远去,竹影不敢妄动。空中落下一名老道装扮的大妖,惊疑不定地看向竹影:

“纯阳剑修?不对,你的修为怎能有这般剑气?”

竹影不答,暗自积聚剑势,同时体内真气迅速涌动,努力撞击着堵塞的经络,试图强行冲开。老道没了耐心,一掌探出,妖力如虹光喷涌。

竹影一咬牙,体内真气冲开几处大穴,一剑携万钧之势斩出。

“嘭!”竹影撞破院墙,跌入院内,浑身浴血。那老道胸前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,鲜血直流。

“你该死!”老道怒道。

附近住户不少被惊醒,却皆不敢发出一丝声响,纷纷握紧手中的黄符,念叨着上天保佑。而这边,房门忽然打开一道口子,卖面老板举着一把锄头颤抖着出来,守在门口。

大妖冲向竹影。竹影强撑着身子,却动弹不得,体内五脏六腑如同破碎了一般疼痛难忍。

莫非,今日便要葬身于此?这家人怕是也难幸免……

大妖一步已踏过院墙。院门上现出一道铜钱虚影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穿越_都市_重生_兵王_修真__言情_武侠_仙侠_田园_农场_同人_网游_玄幻_历史_灵异(xinshu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