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我家师尊是大神
听书 - 我家师尊是大神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十一章 红颜如旧,君白首

梦灵谏 / 2021-06-2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“前朝门阀严苛,出身贫寒便只能碌碌终生,许多读书人空有一身抱负,最后因饥寒而死。”白庄生感叹,“尚凌云无愧开国太祖皇帝,却有愧于心爱之人。后来太祖皇帝心怀歉疚,封其后人尚田为永宁王,可世袭罔替。并命吴默子打造了这只步摇,以纪念尚凌云与叶长安这对奇人。”

“吴默子穷尽毕生功力而成的旷世之物,后来便成了永宁王尚家的传家之宝。据闻痴情人若是佩戴,能引一城梅花齐绽。可惜后来尚家遭遇变故,这宝物也不知了去处。没想到今日一见竟成了这副模样,宝物蒙尘,故人不再。”

几人尽皆沉默,心绪万千。竹影却忽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白庄生道:

“我记得十几年前,当时尚未过世的李国师好像说过一句谶语,原话我不记得了,大致意思是:开国贤人转世,居于相位,能开万世太平;居于将位,可拓万里疆土。你不会就是那尚凌云转世之身吧?”

白庄生摇头:“那是我老师找国师下棋,国师输了,老师要求他帮我造势,国师推辞不得,便随口说了这么一句。”

“那这步摇是尚家后人所有?”吴小仙问。

白庄生只道:“这并不好说,但很可能。”

韩文嫣却道:“那柳元曾说他父亲与人争夺过此物,不如我们去找他父亲问问?”

“柳元?”白庄生略一皱眉:“柳思明的儿子。”

“你认识?”吴小仙问。

“算是吧!这人品行有些不端。”白庄生显然不怎么待见这人。“那便见见这位功曹大人吧!”

柳府坐落于徽州城内最豪华的凤玉街,说是徽州最豪华的宅邸也不为过。这座宅子本是柳思明的爷爷柳文峰在世之时,皇帝赏赐的一座普通宅院,后来柳文峰利用自己的权势占用民房、商铺,将之扩张了近五倍,建成了一座园子。

一名发须灰白的老者躺在院中一张木床上,几名姿容姣好的婢女在一旁伺候着。老者面色苍白,精神萎靡,瞧之如若将死。听下人禀报有归客来访,眼中才绽放一丝光彩,匆匆赶至堂前。

吴小仙几人见到他皆是一愣,不是说才四十来岁?白庄生也吓了一跳,怎么几年没见已成了这副模样?

柳思明讨好地赔着笑:“几位贵客驾临,老夫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。”

他自是认识白庄生与韩文宣兄妹,吴小仙与竹影他没见过,但能与这几位同行,自是不简单。至于剩下这位女子,他忽然瞪大眼睛,满是惊骇。

“你……”他说不出话来,突然喷出口血,晕厥过去。

一众下人顿时惊慌失措,白庄生急忙上前,细细诊断。良久,他有些无奈道:

“主要是身子太虚,遭受刺激便晕了过去。”

众人无语。韩文宣给柳思明喂下一颗丹药。

吴小仙几人对视一眼,心中已是颇为好奇,这柳思明定是认识苏锦的,只是不知为何竟如此激动。

没多久,柳元赶了回来,气息颇为萎靡,神色却是春风得意,想必是才忙完“正事”。

“多谢几位搭救家父。”他已得知事情经过,忙对几人拱手道。

白庄生摆摆手,直奔主题:“今日我们所来,是为问询一件事,柳公子今日曾于天工坊内与韩姑娘争夺过一件饰品。”

柳元心里顿时一紧,这几位的身份如今他已知晓,都是他得罪不起的。却听:

“想必柳公子应是知晓此物来历,不知能否与我们说说?”

柳元暗暗舒了口气,忙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沉吟片刻,他道:“二十年前,家父尚是侍郎府中的小公子,当时太爷爷虽已辞官,但人脉、声望皆在。柳家盛极一时,乃这徽州城内最为显赫的家族,连太守都要给几分薄面,哪像现在,做什么都要看别人脸色。”

“当时父亲是太爷爷唯一的孙子,太爷爷对他万般纵容。但父亲虽纨绔,却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,就是过于风流多情。”

柳元悄悄瞅了几位女子一眼,吴小仙轻哼一声,他赶忙接着道:

“父亲当时娶了二十多房妻妾,还有数十位通房。这步摇便是其中一名尚未过门的妾室……”

他忽然一顿:“的心上人之物。”

“你们强抢民女?”吴小仙怒目而视。

柳元忙赔笑道:“姑娘莫急,莫急,且听在下一一道来。当时柳家是大户,自然有不少人攀附,其中有一商户苏氏,为巴结家父,将自己的长女苏绣嫁与家父为妾。苏氏借此可得了不少好处。可后来不知为何,这苏绣死在了柳家。苏氏怕柳家因苏绣命薄而怪罪他,便又将小女儿许给父亲。”

“这小女儿生得颇为动人,却与一穷书生私定终身,书生还给她送了一只定情信物,便是这‘玉树飞花’。这时我父亲他们才知道他竟是尚家后人,为躲避仇家与歹徒,改名换姓来了徽州。父亲自是也动了贪念,欲要得到这玉树飞花,便更要得这佳人。但谁知,这两人竟私奔出城。后来,柳家与苏家虽然追上了,两人却在一湖畔砸了玉树飞花,齐齐跳入湖中。最后只救回了那书生,女子却连尸身也未寻到,玉树飞花也只落下一截枝干,被天工坊收了回去。这之后,苏氏举家搬去了益州。”

听完这一席话,几人已是满目震惊,齐齐看向苏锦,各有猜疑。苏锦脸色苍白:

“所以我是谁?”

吴小仙握住她冰凉的手,安慰道:“苏姐姐,别急。”

苏锦惨淡一笑。

二十年前、苏氏、城外湖畔,答案呼之欲出,可又有种种疑点。白庄生沉思片刻,没敢问那苏家女儿姓名,转而问道:

“那书生如今在何处?”

他决定先见一见这书生。

“在城南一家书塾教稚子识字,姓周,名书平。我带几位过去?”柳元起身。

“谢过柳公子美意。”白庄生摇头道:“柳功曹犯了心疾,柳公子想必要陪侍身边,我等便不多叨扰了。”

他站起身,拱拱手:“告辞。”

吴小仙几人跟随他出去。柳元站在原地看着几人背影,若有所思。

“苏姑娘难道是苏氏后人?”路途中,韩文宣忍不住问道。

“可苏家已去了益州,苏锦怎会单独留在徽州?”竹影反驳道。

如若不是那苏家小女儿已死了二十年,他们都要觉得苏锦就是那小女儿了。

苏锦默不作声。

“现如今还是先去找周书平问问看吧!”韩文嫣忽然打断二人猜测,“想必他应该知晓一些。”

韩文宣仔细瞧了瞧韩文嫣,总觉得自己这妹妹知道些什么。

白庄生几人一路打听,来到城南一条烟火气十足的长街。街上所住多是一些依靠手工活计养家的小商户,本就不宽阔的小街两侧挤满了摊铺,穿着朴素的民众往来不绝。

白庄生上前问询一白须老翁可认识周书平,老翁看着他身上考究的白袍,往后缩了缩,近乎哀求道:

“大人,您就绕过书平吧,他已经够可怜了。”

有隐情?几人心中一动。白庄生解释道:“老先生,我们是京城来的,只是有事请教周书平,并非寻他麻烦。”

老翁将信将疑,但也明白自己改变不了什么,只能给他们指了一条路。

白庄生看了看他身前摆着的数十只竹篓,取出一锭银交在老翁手中。

“老人家,你这些东西我都买了。可否劳烦您带我们过去?”

老翁惊慌失措,忙将手中银子推给白庄生:“大人,小人不敢!您要是瞧中了,都拿去便是。”

“拿着吧!他有钱,没事的。”吴小仙忍不住上前来劝道。

老翁见是个纯真、漂亮的小姑娘,瞧着颇为心善,顿时安心不少。他为难地看着手中那一两银子,只觉沉甸甸的:

“可这也太多,够买数百只了……”

白庄生摸了摸鼻子,自己这张脸果然还是没有吴小仙这般漂亮女子的好用。他轻轻拍了拍老翁满是老茧与伤痕的手,声音更柔和了些:

“老先生,还烦请您亲自带路。”

“嗳!”老翁瞧瞧抹了把眼角的泪花,没想到活了一辈子,终是见到了如此心善的人。

“书平就住在我隔壁,与他娘刚搬来徽州的时候,才五岁。那时候他娘白日里要去人府上做活,晚上很晚才能回来。他也不哭不闹,每日搬着个小板凳坐在门前,读着她娘教他的书文,饿了就啃一个他娘留在锅里的馒头。才多大的孩子啊……”

老翁在前方领路,与几人说着周书平的事。白庄生、竹影与韩文宣三人一人背着几只篓子。

“我看着心疼,后来便每日喊他来我家吃饭,一个小孩子,又吃不了多少粮食。但这孩子太乖巧了,来了几日,便死都不肯再来。后面还常帮我做些活计。十五岁的时候,他娘因为劳累过度,病死了。就只剩下他这么一个孤儿,好在他娘辛苦十年,给他留了一个安身的地方。”

吴小仙红了眼眶。老翁叹了口气:

“他也争气,十八岁时中了解元,只待来年春闱去京城搏个功名。可他喜欢上了一个姑娘,那姑娘是当时城东大户苏家的小姐,两人相互倾心,也确是郎才女貌,颇为般配。苏家见书平年纪轻轻便已是举人,也同意二人往来。后来书平将自己的传家宝物赠给了心上人,两人相约等他金榜题名便成婚。”

说到这,老翁回忆起当时的少年人,也不觉咧嘴笑了笑。随后又神色黯淡:

“可偏偏柳家……”他想开口骂一句,却终究是不敢,张了张嘴,低落道:

“柳家当时的小公子瞧中了他的传家宝,但又抹不开面皮,便想逼已嫁过去的苏家大小姐离开柳家,败坏苏家名声,再娶苏家二小姐。可苏家大小姐也是个玲珑之人,明白他们的心思。硬是忍着他们的欺凌、虐待没回娘家,后来实在忍受不了,悬梁自尽了。柳家虽气恼,但这也算落得他们心意。”

“柳家对外便说:苏家嫁了个薄命的女儿到柳家,以图破坏他们柳家运道,还以悬梁这般方式害柳家名声。苏家承受不住柳家的压力,只能答应他们将小女儿嫁过去弥补。书平和苏家二小姐怎可能同意?便一起私奔,但被柳家追上了。二人跳进了城外的湖中,苏家二小姐既不见人,也不见尸。书平被捞了上来,关在柳家折磨了两日才被丢出来。出来时一只腿已经断了,是自己从柳府活生生爬回来的。”

老翁老泪纵横。吴小仙捏紧拳头,眼眶通红。白庄生忍不住抬起手想拍拍她的肩,但最终还是放了下来。竹影默不作声,韩文宣叹了口气。韩文嫣满是愤怒。苏锦低头捂着嘴泣不成声。

“后来他的腿就这样瘸了,科考的资格也被摘去了。街坊都可怜他,便请他做了教书先生,教自家孩子识点字。书塾是各家筹办的,他不肯收钱,各家便给些米粮,供他过活。我家孙儿便一直在书塾里读书,如今二十岁,也是名秀才了。”

老翁有几分自豪。

“但前几日,官家忽然要收回他的房子,说是要做公用,一点道理也不讲。他去了衙门许多次,都没用。也不知以后他该如何度日,大家也不愿重新为他置办一个书塾,毕竟都只是让孩子识点字,书读得再多也无法养活自己。仕途还是被权贵把控,五年一次的秋闱每次一个州府只有十来人能中举,春闱只有那么几人能做官,除首甲外,还都是地方小官。我那孙儿喜欢读书,也不知日后如何过活。”

几人没有接话。走了一段路,老翁指着前方一座破旧小屋道:

“那便是他家了。”

几人齐齐望去,小屋大门紧闭。老翁走上前敲了敲门,没人应声。

“应是不在家。”老翁道。

“无妨,我们在这等等。老先生您先去忙吧!”

老翁连连摆手:“不忙不忙。我陪几位大人一起等。”

白庄生还欲劝说,老翁却看向街角,有些激动地指着:

“他回来了,快看!”

白庄生几人看过去,一道瘦弱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来,男子远远看见家门口站着几名衣装得体的年轻人,不慌不忙。待得他走近了,吴小仙才看清他的面貌。是一名中年男子,身上打满补丁的长衫一尘不染,斑白的长发用一支木簪束起,瘦削的面庞有些苍白,眼神却异常清澈。

周书平离得近些了,才停下脚步,拱了拱手:“几位何故拦住在下家门?”

白庄生回了一礼,才道:“在下白庄生,携友拜访周先生,有一事想向先生讨教。”

周书平没答话,转头向白庄生身后的几人看去,正好对上苏锦饱含泪珠的双眸。

老翁见他不回话,急忙上前欲要解释。却见他瞪大眼睛,颤着下唇,忽然瘸着脚向苏锦跑去。

“阿锦……”周书平在苏锦身前停下脚步,伸着颤抖的手,想要上前去抚她的脸,却终是不敢。

苏锦梨花带雨,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周书平终于无法忍住,一把将她抱进怀里,冰凉的触感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却浑然不自知。

吴小仙几人默默退离,没打扰这对苦命鸳鸯。

老翁挠着头,不明所以,但也明白他不适合再于此停留,便同几人打声招呼离去了。

“苏锦还真是那苏家小姐?”竹影难以置信。

“不是二十年前吗?她怎么还这般年轻?”韩文宣此刻也不敢相信。

吴小仙隐约觉得事情不太对。白庄生看向正沉思的韩文嫣,问道:

“韩姑娘现在可能告诉我们实情?”

“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韩文嫣无奈道:“我也不是刻意隐瞒,只是你们没发现,我也就没说,毕竟这事很麻烦。而且怕苏锦接受不了。”

“是不是……”吴小仙试探道:“她不是人?”

“谁不是人?”竹影疑惑道。

白庄生一愣,随后笑道:“仙儿姑娘也发现了啊!”

韩文嫣道:“那日我首先注意到的是,她与我一般,是玄阴体。”

“玄阴体?”白庄生道:“难怪……”

竹影、韩文宣面面相觑。韩文嫣解释道:

“玄阴体极阴,利于修炼秘术,对修行也有助力。此外,极阴之地或极阴之物可保神魂不灭。苏锦二十年前便已死了,但依托于玄阴体,魂魄并未散去,依旧可以人身行走世间。”

“那片湖是极阴之地?”竹影问。

韩文嫣略一思索,摇了摇头:“应该不是。”

“是妖力。”吴小仙听韩文嫣说完,已是想明白其中一些关键之处。

“我能感知得到,苏姐姐体内有一股很庞大的妖力,助她凝练魂魄。”

“妖力?”几人皆是一愣,韩文宣道:“这妖力何来?莫非徽州境内有大妖?”

什么妖能在徽州境内瞒过齐云山?

吴小仙摇头:“是如同各地出现的鬼魂一般,被妖刻下了印记,为妖所用。但苏姐姐体内的妖力远盛其他。”

“那岂不是说,她现在随时可能被妖操控?”竹影已是犹豫是否要动手。

“别急。”白庄生知晓他所想,忙道:

“还不清楚情况。”

“即便不杀她,她也没几日可活了。”韩文嫣苦笑:“玄阴体如今于她而言已是禁锢,她的魂魄承受不住玄阴体与妖力的侵袭。如今我才发现,她不离开那湖还好,离开后神魂已在消散,撑不了多久便会烟消云散。”

“再带她回去呢?”白庄生问,“也不行吗?”

韩文嫣摇头:“毫无办法,除非能解除她灵魂中的妖族印记,让她脱离躯体投胎转世。可这别说你我,便是我师祖,以及其他四山掌教都做不到,否则也不会看着人间那些无辜的魂魄魂飞魄散了。”

“解除印记?”

吴小仙有些疑惑:“我可以啊!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穿越_都市_重生_兵王_修真__言情_武侠_仙侠_田园_农场_同人_网游_玄幻_历史_灵异(xinshu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