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我家师尊是大神
听书 - 我家师尊是大神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十三章 玉树飞花早(第二更)

梦灵谏 / 2021-06-2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第九日,一辆马车进了城。

周书平将车停在城内一条主街,掀起帘子,苏锦从车上跳下来。

两人看了看四周景象,相视一笑。

“你等等。”周书平从马车内搬出一摞书画,一一铺好。

“真卖啊?”苏锦有些不舍。“这次我可没钱买你的画。”

周书平温和地看着她:“当初便只有你买我的画,如今也一样的。”

苏锦笑靥如花:“是他们没眼光。”

周书平微微一笑,目光却多了一丝黯然。苏锦偏过头,装作没瞧见。

街上突然一阵忙乱,商户纷纷收起摊子,人群自觉退到两侧。周书平仔细一瞧,是官兵在赶人,忙将东西收拾好。

一队甲士护卫着一架马车行来。

车上的男子掀起车帘,扫视着这座比起京都来小的可怜的城,眼中满是轻蔑。

忽而他的目光落在苏锦身上,双目微凝。

“停车。”他喊了声。

车马停下。他在一宦官伺候下下了车,半夏收拾着车上的一片狼藉,心底哀叹了声。

“将她带走。”他走近几步,欲伸手去捏苏锦的脸。

周书平挡住。男子皱起眉,身后两名亲卫上前。

“乱棍打死吧。”男子轻飘飘道:“已经影响到本世子心情了。”

两名亲卫将周书平拖到一边,苏锦花容失色,急忙上前欲去拉那两人。男子横移一步,挡住她的去路。

“让开!”苏锦怒目而视。

男子冷笑了声,欲要抓住苏锦。苏锦用力一推,男子竟被拍飞,撞坏了一侧的摊铺。苏锦赶忙将两名侍卫打退,扶住周书平。一侧列阵的禁军上来围住了他们。

“妖?”男子爬起身,毫发无损。他恼怒地看向苏锦:“今日我便收了你,将你训成宠物!”

他一拳打向苏锦,苏锦并不会斗法,硬接了他一拳,吐了口血。男子再一掌拍来,周书平忽然挡在苏锦身前,替她挨了这一掌。

周书平撞在苏锦怀中,苏锦抱着他倒在地上。她面色惨白,忙去看周书平的伤势。周书平口中鲜血直涌,眼看是没救了。

“周郎!”

苏锦撕心裂肺,她将自己体内的最后一丝妖力度进周书平体内,以求护住他的心脉。魂灵中被刻上的印记瞬时蚕食着她的魂魄,神魂在快速消散,她神色一黯,失去了意识。

他们身前的男子此时眉头深拧,他没用多少力气,怎么这妖物就要死了?

忽然一道飞剑向他袭来,疾如旋踵,转瞬即至。他面色大骇,已是来不及有何动作。长剑忽地收敛势头,硬生生停在他身前,剑气却如巨锤,将他击飞出去,肋骨尽断。他喷了口血,昏迷过去。

周围禁军急忙挡在他身前,纷纷如临大敌。吴小仙红着眼,悲怒交加,手指颤抖不已。方才若不是她最后收敛杀意,这人已经碎尸万段了。

“小仙儿!”紧跟上来的韩文嫣落在她身侧,拉了拉她的手:“先看看他们的情况。”

吴小仙将手中长剑甩在地上,掀起一阵气浪,那队禁军瞬时人仰马翻。她急忙随韩文嫣过去救治苏锦与周书平。

韩文嫣给周书平喂了颗药,施了道符咒,又取出望月罗盘在苏锦身上施了道法术,这才停下。

“怎么样?”吴小仙急忙问。

韩文嫣摇摇头:“我只能暂时护住他们,还是等白先生他们过来吧!”

片刻后,韩文宣、白庄生与赵凝三人终于赶到。

赵凝看着现场的状况,心中已大致有了猜想,没有说话。一群禁军看到她过来,忙跪倒一片。她面色平静,也没说让众人起身的话。半夏见到自家主子,忙下了车跑过来,跟在赵凝身后,也没向主子告状。

白庄生把了把周书平脉象,立即取出银针扎了数十处穴位。

“肋骨与经脉俱断,若不是被人护住了心脉,早便没了。”白庄生凝重道:“我只能续他几日性命,如今也只有神仙能救了。”

他转头看向韩文宣:“送他去齐云山,或可一救。”

韩文宣点点头,背起周书平便要走。

“等等。”周书平微弱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醒了?”白庄生面色一动。

周书平费劲地半睁着眼,只有微弱的意识。

“我不走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韩文宣欲要劝说,白庄生却拦住他。

“那便再等等吧。”白庄生叹了口气。

韩文宣将周书平放下,让他在苏锦身侧靠着马车坐着。

“苏姐姐呢?”吴小仙感受到苏锦逐渐消亡的魂魄,急道:“苏姐姐怎么样了?你们救救她啊!”

白庄生看向韩文嫣,韩文嫣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轻轻摇头。

“不是说解除印记就能救她么?”吴小仙有些难以接受:“我现在就解除她的印记。”

“不成的。”韩文嫣苦笑:“她现如今魂魄消亡过半,连神智都快丧失了,你救不了的。解除印记只能让她更快灰飞烟灭。便是真仙来了也无能为力。”

真的没办法了吗?吴小仙垂下头,她不想这样,她不要这样!

“解开……”周书平虚弱地道:“解开她的束缚吧……”

几人有些不忍。吴小仙咬了咬牙,忽地站起身,并起双指,嘴中念着江天教她的咒语。一条大道虚影于她头顶一闪即逝,天地间蓦然涌起一阵玄妙的道韵。

韩文宣兄妹瞪大眼睛,心里已是一连串的问号。沟通大道?自家师祖做得到吗?

吴小仙手指轻轻点在苏锦额头上,一道诡异花纹显现出来,疯狂闪动几次后,才有些不甘地破碎。吴小仙脸色一白,一道术式已耗尽她的法力。

苏锦躯体上现出一只淡薄的魂魄,韩文嫣立即将那魂魄收进望月罗盘,小心滋补。韩文宣给白庄生、赵凝与周书平三人施了个咒,三人顿时看到望月罗盘中那道小小的虚影,紧闭着双眼,罗盘在向她输着玄阴之力,而她的魂灵却以更快的速度消散着。

“阿锦……”周书平抱着苏锦的躯体,痛苦地轻唤着。

韩文嫣没想到吴小仙真能解除印记,但眼下也不是好奇与惊讶的时候。

“小仙儿。你师尊有没有教你蕴养魂魄的法子?”韩文嫣向吴小仙求教,眼中满是希冀。

吴小仙摇头,面色颓败。

苏锦的魂魄愈来愈淡,周书平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她的名字。从一开始的柔情,到撕心裂肺,再到声音沙哑。

几人偏过头,不忍再看。吴小仙眼眶通红,她接受不了苏锦就这般香消玉殒,自己只能干看着。

一道人影忽然跃过人群,落在地上。

竹影喘着气走到白庄生跟前,递过去一只锦盒。他看了眼苏锦快要消亡干净的魂魄,暗叹还是回来晚了。

白庄生打开锦盒,一旁始终沉默着的赵凝看过去,是一株花树,点点初绽的红梅缀上枝头。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赵凝虽喜欢的紧,却没有霸占的念头。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这步摇不太吉利,或者说,她不想要?

白庄生将修复完整的玉树飞花递给周书平,周书平失魂落魄地接过。

他轻轻别在怀中人儿头上,红梅飞舞。一如当年,他紧张地为面前羞红了脸的少女戴上,从此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
“嘭”,望月罗盘跌落在地。灵力耗尽,苏锦最后一丝神魂化作飞灰,消散于世。周书平怀中年轻的躯体瞬时衰老、干瘪,再散为烟尘。

“噗……”周书平喷出一口血。

步摇跌落在地,红梅鲜艳如血。

玉树飞花早,金闺引恨长。

雪明难见影,风急易闻香。

舞处飘罗袖,歌边绕画梁。

岁华憔悴尽,魂梦忆辽阳。

季夏之月,徽州梅开满城。

城内大小官员、百姓看着这片奇景神色各异,有人惊喜有人忧。

赵凝擦了擦脸上莫名的泪痕,怔怔地望着天。白庄生沉默无言。

吴小仙拔起地上的剑冲到被禁军护卫着的男子身前,男子依旧昏迷未醒。一众禁军心惊胆战,但没有公主的命令,他们也没拦着。

吴小仙提起剑,猛然刺过去,长剑划过男子胸前,最终还是落在地上。急忙跟过来的白庄生松了口气。

吴小仙忽然蹲在地上哭了出来,她还是下不了手杀人。白庄生不知所措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突然间,一阵铃铛声音飘荡在天地间。

无数荧光于四面八方飞来,聚集在一起,缓缓凝聚成一道人形。苏锦的魂魄重新凝实,与正常魂魄无二。

吴小仙腰间铃铛一晃,铃铛声停下,异象散去。

临安城外,一矮山之上,年轻道士躺在草地上,嘴角微微扬了扬。

苏锦魂魄缓缓睁开眼,她蹲在吴小仙身侧,虚幻的纤手轻轻拍了拍吴小仙的肩。

“谢谢。仙儿。”

吴小仙抬起头疑惑地看过去,泪如雨下。白庄生吓了一跳,白日见鬼?

苏锦冲他一笑,欠了欠身,转身去了周书平身侧。

韩文嫣几人瞬时有些迷茫。周书平激动地伸手去抱她,双手却从苏锦身体穿透。他顾不得身体撕裂般的疼痛,愣在原地。

“傻子,我已经死了。”苏锦温柔一笑,“这样已经很好了。若有来生,再做你妻。”

她抬起手,轻“抚”着他的脸。周书平露出一副惨淡的笑容,点头答应。

她看向韩文嫣:“我该怎么转世?”

韩文嫣回过神:“你被禁锢多年,如今已无法通过鬼门关进入阴间,这是天道所限,任谁也没办法。你先跟我回齐云山,我请师祖沟通过阴司后,再想法子。”

苏锦点头,落入望月罗盘,暂时栖身。

吴小仙擦干眼泪,走过来。韩文宣惊疑不定地看向她:“是你助她重聚魂魄的?”

吴小仙有些茫然,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腰间的铃铛,随后摇摇头:“我哪有这般本事。”

韩文嫣这才松了口气,抬头望天,大胆猜测着:“难道是某位仙人怜悯,出手相助?”

韩文宣犹疑道:“除却神灵,普通仙人能做到吗?”

韩文嫣瞥了他一眼,随后收起罗盘,指示韩文宣带上周书平,便要赶回齐云山。

“你们要一起吗?还是等我们回来?”她又看向吴小仙几人。

吴小仙微微犹豫。白庄生却指向依旧昏迷在地上的男子,无奈道:“我们得先处理这个麻烦。仙儿姑娘也留下吧!”

韩文嫣怪异地看了他一眼,点头道:“好,那你们等我们回来,应该不会太久。”

吴小仙只好留下。

赵凝走到白庄生身前,看向那男子:“你打算如何?”

“赵扬是恒王唯一的儿子,恒王势大,如今我们算是得罪了他。”白庄生有些头疼:“他必定是不死不休的,陛下竟会派他来接你。”

吴小仙是不想轻易放过的,但也明白这人应该有很大的来历,她不怕,但毕竟得考虑白庄生一介书生。

竹影颇为诧异:“你怕了?”

白庄生看了眼吴小仙,默不作声。赵凝看在眼里,轻哼了声,上前拔出一名禁军腰间长刀。

“公主!”半夏失声唤道。

赵凝看着她白净脖子上微淡的一抹於痕,带着怒意:“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他这一路做了些什么!狗东西,本公主的人是他能碰的?本公主的车驾是他能污浊的?”

她上前举刀,一众禁军、亲卫吓破了胆,忙道:“公主!还请公主手下留情!”

若是赵扬死在这里,恒王定不会饶了他们。

赵凝斜睨他们一眼,说不出的霸道:“别忘了你们是皇室侍卫,是陛下的近卫!”

禁军齐齐跪着,却不觉挺直了腰板。

“小七。”白庄生叫住她,想了想,道:“留条命。”

赵凝一刀刺下,赵扬胯下鲜血狂涌。

“啊!”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响彻长街。赵扬被疼痛刺激清醒过来,躬着身子在地上翻滚着,哭喊着。牵动胸前的伤势,愈加剧痛,再次昏死过去。

“找个郎中给他处理一下。”赵凝随意吩咐道。

半夏脸色微白,却是小声啜泣着:“公主……”

赵凝将手中站满血污的长刀嫌弃地丢开,轻轻牵起半夏的手:“别忘了你是本公主的人,除了本宫,无人能欺。”

竹影目瞪口呆,不禁瞥了眼胯下,打了个哆嗦。

吴小仙倒没想到竟是这般结果,脸色微红,想到自己的那些法子,暗叹还是太温柔。

白庄生摸了摸鼻子,后背也有些发凉。他轻咳了声:

“先回去吧!”

待一队人马离开了此地,那些此前被官兵与禁军阻隔在外的民众才涌上来,看着满地狼藉,相互打探消息。

姗姗来迟的太守、总兵等稍稍瞧了眼现场,便都退去。总兵王安才沉着脸,料想这回官位不保,已在思索退路。李知行、何永丰二人则心情愉悦,即将少一个对头,二人相视默契一笑。

那队前来接赵凝回宫的禁军在苦苦求了两天之后,还是被赵凝轰走了,带着那位已是断子绝孙的世子,苦闷地回了京,前面等着他们的即将是陛下的怪罪与恒王的怒火。好在公主让他们带回封手书,言称要调他们为长安宫的亲卫,以陛下对公主的宠爱,定是允的,如此一来,看似降了职,实则保住了性命。

白庄生同时写了封信让他们带回京城。京城官场掀起一阵波浪。

等了近半个月,韩文宣兄妹才苦兮兮地回到徽州城。

“怎么样?”吴小仙忍不住问。

韩文宣叹了口气:“一言难尽。”

韩文嫣道:“师祖也无法助她转世,但也不是完全无能为力,他让我们去龙虎山请来了张天师与祭酒魏文君。合三人之力才勉强打开一道缝隙,让苏锦穿过阴阳两界壁垒,但地处边界,距酆都城颇远,张天师请来阴差领路,才让她顺利轮回。”

“三名炼虚便能打开阴阳两界通路?”白庄生震惊道。

“哪能啊!”韩文嫣没好气道:“魏文君前辈既是龙虎山祭酒,更是上清派的掌教,修的是《上清经》与《黄庭经》,以神灵之力卫道,道术本就有神力加持。且她有一秘宝,名为离火镜,有诸般玄妙,又有一丝至阳之力,与齐云山的望月罗盘一同催动,能暂时沟通阴阳两界。为了打开这通道,望月罗盘灵气受损严重,被师祖拿回去蕴养了。”

“不止如此,张天师还用了道天师符。”韩文宣补充道:“每任天师一生仅能画两道天师符,有驱魔祛病、镇宅聚运等百效,龙虎山如今据说仅存九道,现在为让苏锦姑娘顺利跨过阴阳两界便用去了一道。张天师也是得知她被仙人凝聚魂魄,这才决定倾力施救。”

真有这般难?吴小仙有些怀疑,难不成自家师尊真有大神通?

白庄生一叹:“被妖族残害的魂灵不知有多少,救苏姑娘一人已是这般困难,不知其他凡人魂魄又该如何。”

“只能寄希望于几位掌教、长老能尽快找到办法,或是能够一举去除为祸人间的妖物。而我们能做的,便是怒拔手中剑,荡尽不平事。”

竹影去摸腰间长剑,却摸了个空,只能继续道:“好在被妖族所害的魂灵不算太多,还有希望。”

他站起身:“话不多说,启程吧!”

赵凝疑惑道:“去哪?”

“他要去武当山要剑。”吴小仙答了句。

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,吴小仙与赵凝也算化干戈为玉帛。吴小仙觉得赵凝同她一样单纯,只是她温柔善良些,而赵凝跋扈嚣张些。

赵凝则认为吴小仙“姿色平庸”,比不得自己,又确实是个懵懂的“傻姑娘”,便“大度”原谅了她。才不是吴小仙实力太强,打不过便改为怀柔的策略。

竹影无奈道:“能不能换个说辞,怎么弄得跟要饭的一样?”

“噗嗤……”韩文嫣笑出声。

“要剑?”赵凝却是拔出手中的精美长剑,寒光逼人。

“这便是皇兄赠与我的,说是武当山上任掌教佩剑。”

她眉头一挑:“你想要?”

竹影忙摆手:“殿下误会了。是赵掌教昔日找我借剑,忘记归还,我这次去武当是想讨要回来罢了。”

竹影大义凛然。他怎会要他人之物?

虽然很想要,但奈何不敢。

一行人在徽州停留半个多月,终于还是启程往均州武当山而去,不过此次多了个赵凝。

只是才出徽州城,便又遭变故。

一女子拦住了去路。女子身着紫色纱裙,却以道冠束发,姿容清丽,气质脱俗。

“姜玥?”韩文嫣一愣。

韩文宣却是瞪了自家妹妹一眼,忙上前作揖:“姜师姐。”

姜玥冷冷瞥了他一眼,淡淡“嗯”了声。韩文宣松了口气。

下一刻却见姜玥拔剑刺过来,迅疾如风。韩文宣一滞,竹影才来得及迈出半步。吴小仙已是拔剑迎了上去,一剑挡住姜玥去势,但仅仅一瞬,便被气机荡开。不过应是姜玥未动杀意,吴小仙并未受伤。

赵凝则趁着这一瞬将白庄生拉到自己身后,长剑停在赵凝身前。

“小七?”姜玥脸上冰雪消融,忽露出一抹柔和。她问:“你又跑出来寻这负心人?”

负心人?几人一愣。白庄生神色尴尬。

赵凝拨开身前长剑,欣喜地跑上去抱住姜玥:“玥姐姐。你怎么来了?”

却是避开了她的问题。姜玥看了眼自己被赵凝抱紧的双臂,恼道:“我又不会真杀他,你放开。”

赵凝依旧紧紧抱住。姜玥无奈,罢了,自己何尝不是这般?她看向白庄生,冷着脸:

“姓白的,赵光尘为何不见我?”

白庄生苦笑:“他不见你,与我何干?”

姜玥瞪着他:“武当山长老替他传信,说是你曾让他别误了我,他听你的。”

白庄生目瞪口呆,这姓赵的真不是东西,自己欠下的风流债甩给他。

“那这般,我教你一个法子,他一定见你。”白庄生也不去解释,反而脑子一转,道:

“你将小七带着,他如何不见你?”

一举两得。白庄生心底暗想,面色不变。

姜玥眉头一挑。怀中赵凝忙放开她,退了几步:“姐姐你别听他乱说,他又在使坏!”

姜玥却是想明白关键,确实,带着赵凝,不论他出自哪方面的考虑都会见她。她上前抓过赵凝,凌空而去。留下一道余声:

“下次再找你算账。”

白庄生畅快地舒了口气。吴小仙略有鄙视地瞥了他一眼,竹影笑骂了句:

“读书人心真黑。”

白庄生欲辩无词。

韩文嫣看着姜玥离去的方向,久久未回神。

上清派掌教魏文君亲传弟子姜玥思慕武当山掌教赵光尘,这不是什么隐秘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穿越_都市_重生_兵王_修真__言情_武侠_仙侠_田园_农场_同人_网游_玄幻_历史_灵异(xinshu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