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我家师尊是大神
听书 - 我家师尊是大神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十五章 福尔摩凝与华仙

梦灵谏 / 2021-06-2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“这韩晋元干嘛要认罪?”

一糕点铺子里,吴小仙手里抓着一块绿豆糕,好奇地问道。

“刘世成那个小妾柳意茹你还记得吧?”赵凝反问道。

又想起那天的龌龊情景,吴小仙脸色微变。

“那个小妾与韩晋元是青梅竹马。”赵凝解释道。

“韩晋元生于商贾之家,从小家境富裕,但他不喜经商,却好读圣贤之书。柳意茹本是他家一下人侄女,因姿色出众,被家人送进韩家,当韩晋元的伴读丫头,其实就是卖给了韩家。后来两人日久生情,韩家也是开明,竟也同意韩晋元娶柳意茹进门。不过还没成亲,韩家便横遭变故,偌大的一家仅剩下了韩晋元一人,韩晋元便没娶成柳意茹。这之后如你所见,柳意茹攀上了刘府的高枝,拿着韩家的聘礼作嫁妆,嫁给刘世成作妾室,风光一时。自己未过门的夫人成了他人妾室,韩晋元还一无所知,一直被柳意茹一家人瞒着。后来事情瞒不下去了,韩晋元想讨一个说法,却反被那一家人污蔑,说是韩晋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还败坏了他们柳家名声。韩晋元没再追究,但他几个好友气不过,将这事写成了诗文话本,足有六十六页之多,整个洛阳便都知晓了这个笑话。”

赵凝满脸讥讽。吴小仙惊得拿着绿豆糕半天,愣是一口没吃。赵凝单手撑着额头:

“高门大户中的龌龊事可多着呢,我都见多了。”

吴小仙将绿豆糕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道:“那韩晋元还要为了柳意茹认罪?”

“有的人就是蠢啊!”赵凝摊摊手,“我皇妹瞧中了他,他如今作为吴大师弟子,向父皇讨个一官半职不难的,过两年待皇妹成年,做我赵氏驸马自然也就不成问题。可他不愿,说什么身份卑贱,不敢玷污公主……腐儒。”

“那你要救他?”吴小仙问。

赵凝叹口气:“我不救还能谁救?他毕竟与庄生哥哥交好。”

吴小仙点点头,她也觉得这人还挺有意思的,至少是个好人。

“走!”赵凝起身。

“去哪?”吴小仙疑惑道。

“验尸。”

半夜,刘府。祭奠的人早已散去,忙了一日的仆从也已就寝,只剩几个夜巡的家丁提着昏黄的灯笼尚在庭院缓缓穿行。微风吹荡着四处挂着的白绸,一晃一晃,有如身形诡异的游魂,月光下有些瘆人。

灵堂里,两名女子跪着。不同的是,妆容华贵的女子跪在蒲团上,在火盆里烧着纸钱,面容憔悴穿着布衣的女子跪在地上,给面前的女子揉着肩。烧纸钱的,是刘世成正妻王氏,而给她揉肩的,则是妾室柳意茹。

“啪!”王氏忽然转身打了柳意茹一巴掌。

“贱人!没吃饭吗?不知道用点力?”

柳意茹顾不得火辣的脸庞与昏昏沉沉的脑袋,忙磕了个头,重新去给她揉肩。她确实一日没进食,再加上受了不少折磨,实在没了气力了,若不是强提着口气,她怕是要直接晕倒了。但她不敢开口。刘世成活着她痛苦,死了一样痛苦。

“嗒。”

棺木前的纸人突然倒在地上。

王氏身子一僵,柳意茹也吓得清醒过来。

白色的烛火闪烁着,地上与墙上的影子也随之不断舞动,那些纸人的影子尤其诡异。而纸人本身,在烛光的映射下有如索命的冤魂,惨白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瞪大的双目似要将人神魂摄入。本就有些压抑的棺木在昏暗的光线下,如若一座贯通地狱的深渊,好像随时都会爬出点什么(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……)。

“你……你去看看……”王氏声音发颤。

柳意茹脸色煞白,只能硬着头皮爬起身,颤抖着身子往那边移过去,不知是跪的太久,还是恐惧,双腿发麻,有些不听使唤。不过数步的距离,她却走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。她每往前一步,于她与王氏来说,内心的压迫便多了一分,她们的呼吸随之艰难起来,却谁也不敢用力吸气。

终于她到了近前,小心翼翼地查探了番,没有发现异常。她松了口气,将纸人扶了起来。

“一……”喉咙有些沙哑,她轻咳了声:“应是没放好。”

王氏也松了口气,随后因突然受了这么一个惊吓,有些恼怒:“还不快过来!”

柳意茹有些绝望地向她走过去。才走了两步,王氏却突然看向她身后,瞪大了眼睛,浑身颤抖,随后两眼一闭晕了过去。

柳意茹感觉后背一凉,她缓缓转过头……

刘世成恐怖的鬼脸距她不过半尺。

她惨叫一声,迅速跑了出去。

待她的声音逐渐听不到了,灵堂角落里两道身影显出形来。

“干嘛不跟外面的人一样打晕?”吴小仙撤去幻术,纳闷道。

赵凝心情愉悦:“这两人活该受些惩罚。”

吴小仙无可奈何,她微微抬手,沉重的棺盖自动掀开,悬浮于空中。刘世成的尸体飞了出来,落在地上。

“将他上衣去掉。”赵凝道。

吴小仙一弹指,刘世成上衣消失不见,露出瘦弱的身躯。

赵凝拿起一支蜡烛,有些嫌弃地靠近了些,上下细细打量着。

“果然,没有任何伤口,也没有淤青,肝脏亦无问题,绝非丧命他人之手。依我看,是酒色掏空了身子,纵欲而亡。”

“你懂医术?”吴小仙问。

赵凝点头:“从吴署令那里学过不少,没想还是学艺不精,瞧不出死因。”

“他是阳气散了才死的,你当然瞧不出来。”吴小仙一本正经道。

赵凝一愣:“你知道?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吴小仙理所当然道:“看到他尸体的时候啊。”

“那你还让我看这混蛋身子?”

吴小仙反驳道:“我这不是听你的?”

“吴小仙!”赵凝有些抓狂。

“算了。”赵凝想了想,“你方才说他阳气散了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凡人凭精气而生,精气越旺,寿命越长,气运也会受之影响越强。精气散了,自然也就没得活了。”

“所以他是没了精气,自然而亡?”

“是也不是。”吴小仙组织了下措辞,“精气散是自然而亡,但却不是自己散的,而是有人……”

吴小仙又仔细瞧了两眼,才继续道:“是有人强行将他为数不多的精气聚集,本也不过是缩减十余年寿命,来换得一时的生机,但他确实太虚了,这下便犹如回光返照,死得快也正常。”

“那究竟是谁做的?”

赵凝沉思道:“又为何要这么做?与刘府有仇,还是意图陷害韩晋元?”

“一般来说……”

吴小仙沉吟道:“这种邪术是要沾染莫大因果的……高修为的,不管是道士还是妖,都不会做这种自毁前程的事。可这种法术又必须炼神以上才能施展……又或者,有本命神通的妖。”

“妖?”赵凝一愣,随后恍然大悟:“我知道了。走,我们去找李安世!”

李府,李安世被李宏关进了柴房,还下了令:任何人不允许看望,更不许给他送吃喝。

但就这么一个心头肉,李宏“铁石心肠”,李夫人又哪舍得?跟李宏闹了半日的脾气。不过李宏铁了心要关这个令他失望透顶的儿子几日,任李夫人怎么闹怎么劝都不愿意放人,却也不说关李安世的原因。李夫人偷偷摸摸给儿子送了不少美食、软被不说,最后甚至还塞了个女婢进去。

看门的家丁哪肯?可这李夫人直接拿出了卖身契,叫嚣道:狗奴才,敢不听话便把你卖出去!家丁顿时偃旗息鼓,不敢再出声。

这深更半夜,李安世与女婢欢娱一阵,已是睡沉了许久,梦中却还在与柳意茹云雨。突然间天旋地转,如若跌落深渊。李安世惊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被倒吊在房梁上,他有些迷茫。但瞬间下意识地大喊“救命”。

面前的吴小仙与赵凝没有理会。

吴小仙摇摇头:“他没有。”

赵凝皱起眉头,她气恼道:“别叫了。”

李安世听出来赵凝的声音。

“公……公主?”他不确信道。

赵凝没有理他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老实回答,不然你就下去陪刘世成吧!”

李安世吓得肩膀一颤:“好……”

“你与刘世成拍过狐女?”

李安世犹豫了半晌,才答:“没……”

赵凝直接唤了声:“小仙儿。”

吴小仙屈指一弹,一道细小的电光射中李安世,柴房内顿时响起一阵凄厉的哀嚎。

琼香居的掌柜可是姓赵。

赵凝冷哼了声:“再有半句假话,你便永远不必再开口了。”

“不……不敢了……小人不敢了……公主。”李安世苦苦求饶。

“为何要陷害韩晋元?”

李安世哭诉道:“刘世成求不到天工坊的饰品,是我出的主意,让柳意茹去出卖色相。我以为韩晋元会因旧情,而接受此事,谁知他竟然拒绝了,还痛斥我们。刘世成便一不做二不休,污蔑韩晋元欲要强暴柳意茹,后面便起了争端。我若是说实话,我爹一定会打死我的……我不敢啊!而且刘世成被打的时候,我没有出手相帮,刘大人便以此威胁我,我若是不配合,他肯定会报复我的……我是无辜的啊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赵凝又问:“你们都碰过狐女?”

李安世明白她的意思,忙摇头道:“我没有。我与刘世成凑齐钱后,得了一宿,但当晚我……我是与柳意茹同房的,狐女给刘世成一人享用了。”

赵凝冷然道:“希望下次公堂上你说实话,不然有你好看的。”

李安世忙答应,下一刻他便跌落在地,而面前的两人已消失不见。

赵凝领着吴小仙直奔琼香居而去。

“我们去瞧瞧狐女。”

赵凝讥讽道:“正巧正是那些人尽兴之时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好看小说网_穿越_都市_重生_兵王_修真__言情_武侠_仙侠_田园_农场_同人_网游_玄幻_历史_灵异(xinshus.com)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