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快穿大魔女她又美又飒
听书 - 快穿大魔女她又美又飒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80章 穿越玛丽苏文终极玩法(59)

繁花满楼 / 2022-05-14 16:27:5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许溪风站在那儿,没有反驳。

“这个结果,还让殿下满意吗?”扈南歌又问。

“你都知道了。”许溪风叹了一口气。

“你知道陆钊不会杀我,但你需要用他来弄明白一些事情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明白这些的?”

“殿下想要知道什么其实可以直接问我的,答案都一样,又何必这么麻烦?”

两个人自说自话,都没有要回答对方问题的意思。

当然也不需要回答,因为答案彼此心里都清楚。

小精灵脑袋在两个人之间转来转去,心里十分紧张。

担心这两个人今晚会闹翻。

真要是那样的话,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啊?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然而与小精灵预想的不太一样,这之后两个人默契地再没有提这件事。仍然躺在一张床上,毫无影响的就寝,并且扈南歌还和往常一样一觉睡到了天亮。

翌日天没亮,许溪风就安静起床更衣去上早朝。

这过程中还嘱咐宫人们动静小点,莫要吵醒了太子妃。

扈南歌一直睡到辰时才起,醒来后懒洋洋用了早膳,用到一半忽然犯了恶心。

“呕——唔呕——”

“太子妃,你不舒服吗?需不需要奴婢去请御医来?”春梅关心问。

“不必了,就胃口不太好,还爱犯困,待会儿回屋里再睡会儿就好了。”

“那太子妃再有哪里不舒服,就唤奴婢。”

扈南歌点点头,尝试着再吃一点儿,但又吐了。

最后干脆让人把早膳撤了,疲惫地回了寝殿,躺回了床上,难受得直哼哼。

小精灵滴溜溜着眼珠看了一早上了,一开始怀疑大魔女又在整幺蛾子,可看到这儿它真不敢确定了。

“编号9855,你怎么了,真不舒服啊?”

扈南歌没吭声,拉起被子,将人往里面埋了埋。露出一个背在外面,那背影异常单薄,似乎还在微微颤抖着。

小样还挺可怜,至少小精灵从未见过她这么柔弱的一面。

一时间心都揪了起来。

“你不舒服你跟我说啊,你需要什么灵汁灵药,我这儿都有。”

扈南歌继续往被子里埋。

“你别不说话啊,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昨晚上用半步归,你不小心伤着自己了?还是……还是什么啊!”小精灵急得直抓头。

大魔女平时有多彪悍它又不是不知道。

别说一点小病小痛了,就算是你捅她一刀,她眉头都能不皱一下。小精灵甚至怀疑,以大魔女的变态程度,都能一边笑一边扯出自己身体内的肠子。

如今突然就成了这副模样,这得难受成什么样啊!

扈南歌越不吱声,小精灵就越控制不住往糟糕的方向联想。

“该不会是这具身体出什么问题了吧!排斥反应?还是你强行要找回能力,又一次被反噬了?呜呜呜呜呜,大魔女,你该不会要死了吧呜呜呜呜呜——”

焦急不已的小精灵,忽然哇哇大哭。

扈南歌一开始还不想理它,直到这个笨蛋哭得她脑壳都疼。

“你安静一点儿,我没事。”

扈南歌从被子里抽身出来,全身上下正常得很,哪里有什么问题?

“你没事你怎么不早说啊!还有刚才在外面,你……”演得多像啊!

小精灵愤愤抹去泪水。

真是欺骗它感情!

“我又不是演给你看的,你那么真情实感做什么?”

“啊呀!”听听听听,这是人说的话吗?

它都快被她吓死了,结果就换了句这儿?

还有!

“你在外面的确不是演给我看的,但你敢说你刚才那脆弱的小样不是演给我看的?”

哼!看她怎么狡辩!

结果扈南歌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做人不要脸、天下无敌。

“我不过是一时犯了戏瘾,顺便精进一下自己的演技,谁让你那么擅长脑补?还哭了,有没有出息?”

扈南歌嘴上尽是嫌弃,但眼里却柔和了一些。

愤怒中的小精灵是注意不到这些的,它恨!

这大魔女太坏了,也真的没有心,可恶!

它不要理她了!

一气之下,小精灵飞走了。

决定这三天,不,这一天都不要再和她说话了!如若违背,就罚它下辈子做条大青虫,哼!

扈南歌笑了笑,也没再管它,乖乖把这出戏演完。

三皇子被关在三尘殿好一阵子了,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。

宣安帝是想找个机会把他放出来,可许溪云的表现着实让他失望。

事到如今,他满脑子里想的念的都还是那个已经死去的孙灵犀,别人的话是一句都听不进去。

就他那个情况,被放出来还指不定又惹出什么风波来呢。

可许溪云总归是宣安帝的爱子,是他挚爱的皇后所生。气也气了,骂也骂了,纵然对他失望透顶,只要想起了皇后,还是忍不住心软。

蓉贵妃读懂了宣安帝的心思。

“陛下,臣妾是看着云儿长大的,他也叫我一声蓉姨,对我的话还是愿意听一听的。陛下如果信得过臣妾,不如让臣妾去看看他,耐心劝一劝。就算云儿心里还过不去,至少也要让他明白陛下对他的期望还有苦心。云儿是个孝顺的孩子,如果知道陛下为了他的事情这般忧心牵挂,他会慢慢好起来的。也恳请陛下对云儿多一点耐心,莫要真伤了你们的父子感情——”

宣安帝心动了。

认为这的确是个办法。

“那爱妃,就有劳你了。如果那逆子继续执迷不悟,你也不必多管他了。”宣安帝心软归心软,但生气也是真生气。

所以提到许溪云时,脸上依然不快。

三尘殿。

一名禁卫军将殿门给打开了,恭敬将蓉贵妃迎了进去,并向她简要说明了一下许溪云的情况。

“贵妃娘娘,三皇子前段时间情绪太过激动,没办法只能将他绑起来了。这几日三皇子染了风寒,一直病恹恹的,大多时间都躺在床上,还经常不吃不喝。娘娘进去后,还是尽量与三皇子保持着点距离,娘娘千金之体,若有任何差池属下们可担待不起。”

“本宫知道了,辛苦你们了。”蓉贵妃对下面人一直很和善,所以在宫里面也很受宫人们喜爱。

所有人都说蓉贵妃心地好、脾气佳。皇后娘娘去世后,就数她最适合皇后之位。

她要是当了皇后,宫人们也都高兴。

只是陛下对已故皇后用情太深,皇后去世多年,都没有再立后的意思。

而蓉贵妃颇让人遗憾的是,她已经不再年轻了,膝下却没个孩子。还好,太子殿下和三皇子一直很敬重她,不是亲生也差不离。再加上陛下一直很宠爱她,在这宫里倒也没什么人轻看她。

她进入了三尘殿内,被里面的味道给冲撞到了。

不悦地跟负责这片洒扫的宫人道:“三皇子因为犯了点错被暂时关在这里,可你们要谨记,他是陛下的亲儿子,大雁王朝尊贵的三皇子!你们任何时候都不得怠慢,得小心伺候他。”

“是,娘娘,奴才们知错。”被蓉贵妃说了,这帮宫人们也不敢再辩驳什么。

“咳咳咳咳咳——蓉姨——”

躺在床上,对任何来人都不太关心的许溪云,在听到来人声音还有她这番话后,感受到了久违的关心和在意。

他本来就将蓉贵妃当成自己的半个母亲,在他自以为被所有人背弃的情况下,蓉贵妃的到来还有关怀让许溪云眼里一热。

挣扎着从床上爬起,看向了殿门处的蓉贵妃。

“云儿——云儿——你怎么样,对不起,蓉姨现在才来看你——”

蓉贵妃听到许溪云的声音,便急切地走了过来,扑到了床边。

“贵妃娘娘,还请小心些,三皇子正生着病呢——”

“你们都退下,我只想和云儿单独待会儿。”

“贵妃娘娘——”

“退下!本宫自有分寸。”蓉贵妃和善归和善,但冷起脸来还是很威严的。

禁卫军和宫人们不敢违背,都退到了门外。

蓉贵妃心疼地摸着许溪云的脸,眼里全是心疼和不舍。

“云儿啊,让蓉姨好好看看你……你个傻孩子,怎么将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,你是要让蓉姨心疼死啊……”

蓉贵妃眼泪哗哗流下来,抱着许溪云的头痛哭失声。

“你这些日子到底遭了多少罪啊,要是你母后还在,看到你这样,该有多难受啊——”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