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惊涛骇浪
听书 - 惊涛骇浪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74章 离婚

天下南岳 / 2022-05-14 23:34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陈晓琪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。

她显然很惊讶,目光在爸妈身上溜一圈,又去看许一山,最后落在许赤脚的身上。

屋里的局面很尴尬。许赤脚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陈勇夫妇像两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,垂手站在沙发一侧。而许一山,弯着腰在陪许赤脚说话。

陈晓琪眉头一皱,鼻子里哼了一声,没与人任何人打招呼,径直回了自己房间。

陈晓琪突然回来,许一山又惊又喜。他几次想跟着陈晓琪去房间,但只要他想动,许赤脚都会在关键时刻从鼻子里哼出声来阻止。

曾臻犹豫了一下,去了女儿房间。

许赤脚突然起身,迈腿就往外走。

许一山紧跟着出来,追上爹道:“爹,你去哪?”

许赤脚没停步,嘴里嘀咕道:“刚才回来的就是陈晓琪吧?”

许一山连忙说是,解释说:“爹,她不认识你,所以没打招呼。”

许赤脚哼了一声道:“我看这个姑娘,面带凶相,不好相处。一山,你要听我的,还能救一半。你若不听我的,你这辈子就完了。”

一秒记住http://m.

许一山嘿嘿地笑,爹的危言耸听,他全然不放在心里。

“爹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许一山笑嘻嘻道:“陈晓琪那么好看,你却说她面带凶相。我与你有代沟,审美观念不一样。再说,她终究是我许一山的老婆,还能蹦跶到天上去啊。”

许赤脚轻轻叹了一口气,没再说话。

父子俩走了一顿路,许一山坚持要送爹回古山镇去。

老董的车他还没还,刚好再跑一趟古山镇。

“我不用你送。”许赤脚生气道:“你这孩子,贪图富贵,会后悔的。”

看着爹上了去古山镇的车,许一山心里想,要不要再回去陈晓琪家解释一下。

许赤脚贸然跑来陈晓琪家,嚷着要悔婚,这让陈勇夫妇觉得很没面子。一个老农民,居然看不起他家如花似玉的女儿,任何一个家长都无法容忍这样的轻视。

曾臻看着伏在床上的陈晓琪,轻轻叹口气道:“晓琪,你怎么了?”

陈晓琪淡淡一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
曾臻摇摇头道:“不,你心里有事。我是你妈,你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,妈给你分析分析。”

陈晓琪慢慢坐起来,似笑非笑地问:“妈,刚才家里来的客人,是许一山的父亲?”

曾臻点了点头。

“他来干嘛?”陈晓琪警惕地问。

“他既然是一山的父亲,就是我们的亲家。亲家见面,很正常啊。”

“可是我看到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。”陈晓琪突然问道:“他是来找麻烦的吧?”

曾臻有些慌乱地说道:“他找什么麻烦?他家儿子能娶到你,是许家烧了高香了。我们不嫌弃他们,已经是给足了面子,他还能来找我们的麻烦?真是笑话。”

陈晓琪便不作声了,过了好一会才淡淡说道:“妈,我要离婚。”

曾臻吃了一惊,慌乱地问:“出什么事了?晓琪,婚姻不是儿戏啊。你们才刚登记,现在又要离婚。这事传出去,影响多不好。”

陈晓琪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为别人活,才不在乎什么影响不影响的。”

“不,你必须注意影响。”曾臻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晓琪,爸妈都是领导干部,你也是领导干部。我们的一言一行,都有人在看着。若我们是普通人家,你想怎么做,当妈的一定支持你。但我们不是普通人家啊。这件事万万做不得。”

“我就要离婚。”陈晓琪垂着眼帘道:“反正我与他就登记了一下,什么都没有。”

曾臻眉头一皱,轻声道:“你能说个理由吗?”

陈晓琪不语,手指绞弄着被角。

“一山这人不错啊。”曾臻劝慰女儿道:“要形象有形象,要水平有水平。而且我感觉,这孩子有担当啊。做男人什么最重要?担当最重要。这次洪山镇大水,一山的所作所为可圈可点。虽然到目前为止县里对他还没个定论,但据我了解,绝大多数的人都倾向于一山的果断。”

“你是说他炸桥的事?”

曾臻点了点头道:“是,这件事,换了谁,估计都没他那么果断。”

陈晓琪扑哧一声笑出来,道:“妈,你不觉得这正是他傻的表现吗?一座桥,需要多少钱才能建起来?他倒好,一言不合就炸了个粉碎。你以为别人没有想法?这笔损失谁来承担?依我看,许一山的未来,不会有日子过了。”

“他是你丈夫。丈夫遇到困难,做妻子的应该与丈夫共担风雨,怎么还能丢下他不管呢?”

曾臻有些激动,她小声问道:“晓琪,你实话告诉妈,这次出去旅游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陈晓琪犹豫了好一会,才低声说道:“他答应回去离婚了。”

“谁?”曾臻眉头锁得更紧了。女儿的话,不亚于一颗炸弹,瞬间将她炸懵了。

作为母亲,她当然知道女儿在说什么。

茅山县就那么一点大,有什么小道消息,瞬间便会传遍全城。

城市越小,老百姓关心的事也越小。

诸如家长里短,男婚女嫁的流言蜚语,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话题。女儿与魏浩的传言,过去她始终不相信。现在看来,不是空穴来风。

她们从来就没讨论过这样的话题,似乎都在有意回避一样。即便她在外面听到一些风言风语,她也从没认真对待过。

在曾臻看来,女儿那么优秀的一个人,就是瞎了眼,也不会去喜欢一个有妇之夫。

“你说的是魏浩?”曾臻的脸色沉了下去,如浓墨一样的黑。

陈晓琪嗯了一声。

曾臻有些急了,她迟疑一下,问道:“你们到什么程度了?”

这句话的含义很深。陈晓琪当即明白了,她慌乱地看了妈妈一眼,红着脸说道:“妈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我与他,什么都没有?”

曾臻悄悄舒了口气,只要女儿能洁身自好,就是对父母的尊重。

“这个事,你爸会发火的。”曾臻拿陈勇来吓女儿,希望女儿能转变思想。

陈晓琪笑了起来,道: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”

“胡说。”曾臻没忍住,骂了一句道:“晓琪,你不要糊涂。你敢这样做,无论是你,还是我们一家,都将身败名裂。”

陈晓琪冷冷一笑道:“哪又怎么样?”

“你这样做,对得起人家许一山?”

“怎么啦?我又没真正喜欢他。”陈晓琪轻飘飘说道:“我与他登记结婚,就是利用他而已。”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