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扼元
听书 - 扼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十九章 大事

蟹的心 / 2022-05-29 22:58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唐括合打的背后,乃是中都赫赫有名的后妃家族唐括氏。

早年完颜氏尚在东北内地渔猎的时候,唐括部是完颜部的重要盟友和邻居,两族世代通婚。大金的景祖皇帝完颜乌古乃、太祖皇帝完颜阿骨打、太宗皇帝完颜吴乞买、海陵王完颜亮,都以唐括氏族女为皇后、为贵妃。在外朝,历年又有唐括辩、唐括安礼、唐括贡等族人出任丞相、枢密、节度等高官。

近年来唐括氏在后宫的地位有所衰退,连带着在外朝的势力也受牵连。所以唐括合打才会主动外放出任都统,试图在疆场有所成就,转而支撑在中都的族人。

但他这样的贵人,从呱呱坠地就锦衣玉食,早就把祖上的弓马本领抛到了九霄云外,哪里是能打仗的?

自铁瓦敢战军北上,虽没有与蒙古军正面厮杀,却也好几次遇得兵荒马乱。每到关键时刻,唐括合打先自胆怯,并不曾身先士卒过半次。如此一来,将士们对他全无敬意,他也全然谈不上掌控军队的指挥权了。

好在这等人物,恰是杨安儿所需要的。无论心中对他多么鄙夷,杨安儿在面上始终奉承,将唐括合打抬得甚高。明明两人是正副都统的关系,杨安儿却待他如待上司一般。

时间久了,唐括合打便安心做他的都统,应付官场上的往来,鲜少直接插手军务。

这会儿唐括合打忽然跑来发号施令,还摆出一副官威赫赫的架势,必要迫得杨安儿听从,实在是近来少见的情形。

杨安儿的不满神色一闪而过,并没有过多流露,但唐括合打立即就注意到了。

他虽不擅长领兵,却擅长做官,在察言观色上头,本事非凡,于是立即就知道,自己多半是给杨安儿添了麻烦。

当下他向前几步,将躬身施礼的杨安儿扶起:“安国贤弟莫要多想。这件事情,其实出于我的私心,算我向你求助。”

首发域名m.bqge。org

“都统说得什么话来?上司一声令下,为人下属的咄嗟立办,哪里当得上求助二字?”

“唉,贤弟,你听我说来,这其中,有个缘故。”

“都统请讲。”

原来近年来,朝廷北方防线的兵力愈来愈捉襟见肘,不断从河北、中原抽调人马、将官前往协防。结果野狐岭、密谷口两处惨败,葬送了数十万兵,没于军中的节度、防御、刺史更是不计其数。只在河北东西两路,就有数以百计的文武官职出缺。

偏偏这一年里,朝中灾异频出、暗流涌动。偶有几位任事的高官,其精力要么对着蒙古,要么对着横行东北的契丹人耶律留哥,一时全然顾不上琐细人事。

于是在地方官员上头,只要没什么大影响,姑且以他官权摄,勉强裱糊局面即可。

比如保州的顺天军节度使,如今是河间府判官梅只乞奴在代理,雄州的永定军节度使,则是保州录事伯德张奴兼管着。乃至河北东路都总管府,干脆就由新任按察转运使的渤海人高锡出面维持。

严格说来,从雄州到安州这一带,地位够高而权柄又名正言顺的官员,竟只有两个:一个是铁瓦敢战军的都统唐括合打,一个是安州刺史徒单航。

这两人都是中都赫赫有名的大族出身。而唐括氏早年以后妃家族著称,近些年来风头却被徒单氏的太后、皇后们压得飘摇,两个家族的关系甚是微妙,时有剑拔弩张。

去年起,徒单航在安州,藉着朝廷在各刺郡组建都军司的命令扩张实力,明摆着是想凭此更进一步,图谋调任保州顺天军节度使。唐括合打看在眼里,十分嫉恨不快。

平日里唐括合打身在涿州,没办法直接影响到徒单航的谋划。但眼下出了这样的事,他身为铁瓦敢战军的都统,却有调动兵马诛杀匪人的权力。自家先得一功,然后在上奏文书中额外落一笔……既显示了自家忠勤,也能给徒单航泼一盆脏水,栽上怯懦无能的罪名。

“安国贤弟你想,如此公私两便,岂不妙哉?”

公私两便?

你这么匆匆赶来传令,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要务,颇吃了惊吓。结果就这?

这昏谬之事,你竟好意思当着我的面说出来?难道还真把我当成了自己人?

对着唐括合打的胖脸,杨安儿简直想要挥拳一击,将之打到稀碎。

他觉得,自家嘴角的抽搐快要压抑不住了,连忙大声赔笑:“哈哈,哈哈,都统说妙,那自然是妙的!”

笑了几声,杨安儿直起腰杆往身后看看。

因为先前他暗示诸将避开唐括合打,刘全和李思温各自往本部行军队列去了,连带着展徽、王敏、汲君立、王琳等骨干将校都已离开。

数将统领的兵马,本也有各自的目标,这会儿不好临时变动。

好在他麾下,多有敢厮杀的骁勇之士,杨安儿稍作沉吟,点了一人:“小九!你带着我本部甲士百人,去馈军河下游走一趟吧!”

被唤作“小九”的,乃是杨安儿的族侄,素称勇猛的杨友。

杨友应命而出,杀气腾腾道:“遵命!”

“都统亲自吩咐的大事,莫要轻忽。我给你五天,够不够?”

“五天之内,必取郭宁的人头,献予都统!”

“去吧!”

杨安儿一挥手,杨友按刀离去,脚步铿锵地往土坡下方,调集相熟的甲士。

“安国贤弟,多谢你啦!”

唐括合打满意地呵呵一笑,拱手告辞。

杨安儿凝视着唐括合打的车驾、从骑,直到它们消失在远处的城池里,满脸殷勤神色这才退去,而嘴角重又流露出自信的笑容。这笑容一方面是对唐括合打之流的蔑视,一方面是觉得,应付过了这趟,便距离起事更近一步了。

去年冬天起,草原上蒙古人又在蠢蠢欲动,朝廷重兵遂在完颜纲、术虎高琪等人的统帅下,云集于缙山。由河北到山东,许多原本的军事重镇空虚异常。而溃入河北、分布各地的散兵游勇们,又因为朝廷恐将再度签发的缘故,多有恐惧。

这样的良机,杨安儿不会放过。

他已经全都安排好了,先以十日为期,收拢各部溃兵,然后以征发北上作战相威胁,挟裹他们跟从作战。起兵之后,首先佯攻中都,迫使各路兵马前去勤王。

当河北、中都的兵力调动,杨安儿立即挥军折而向南,一路截断漕运,夺取献州、景州漕仓存粮,扩张兵力。最后,在德州或棣州一带入山东,直取益都!

拿下益都,大事就成了一半。以益都为基业,以转战之军为筋骨,以十年经营的声望号召山东两路数十万军民,足以割据一方。进而周旋宋金之间,适时扩张取利,甚至帝王之业,也不是不能想象。

大事箭在弦上,唐括合打的一点小小要求,杨安儿没有不满足的道理。

越是到了关键时刻,唐括合打这样的上司,越能起到掩护的作用。哪怕此人最后免不了劈头一刀,眼下却须拉拢住了,以免影响大局。

那乌沙堡郭六郎的名头,杨安儿早就听说过。他敢孤身于阵中袭杀萧好胡,果然如传言般有几分胆色。但大金朝廷治下,一身才干而屈身草莽的,何止千百?散在河北诸州军的溃兵之中,有胆色有武艺的人物,又何止千百?

未能乘势而起,终究只是蝼蚁也似的人物,杀便杀了,没什么好计较的……一切以大事为重!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