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扼元
听书 - 扼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十章 动荡

蟹的心 / 2022-05-29 22:58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杨安儿无子,数年来唯独杨友久随身旁,情同父子。杨友的武艺,也颇得杨安儿几分真传,尤擅枪术,在军中习练时少有对手。但他毕竟年轻,故而只当个空头的钤辖,领兵作战之事,杨安儿身边多的是老将悍卒,少有杨友参予的机会。

这次倒是运气。宿将们各自领兵去了,杨安儿面对着唐括合打,又不容迟疑,这才点到了杨友头上。

杨友兴冲冲领命,立即点兵出发。

杨安儿派给杨友的,乃是他的本部精锐,一个满编的百人队。个个都穿着札甲,头戴甲叶铆合成的半球型铁盔,除了长枪、长刀之外,半数人都带着弓弩。

当日杨安儿在山东归顺朝廷的时候,委实没有这等装备。结果来了河北一趟,靠着捡拾战场上被溃兵抛弃的武具,硬生生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。

因为是临时受命出发,准备粮食、营帐、车辆之类花了些时间,等到一行人终于上路,前头刘全和李思温等诸将所部已经走得远了。

“散兵游勇们最是奸滑。刘先生和李叔他们一旦动手,安州左近很快就会得到消息。我们得快些,免得那郭宁溜了!”

杨友连连催促将士们加快脚步。

负责统带百名甲士的队将,乃是身材矮小的淄州人国咬儿。他的年纪和杨安儿一般,都不到四十,但却已满头白发,颌下稀疏胡须也是花白的,腰还有点弯,像个老农。

他是射粮军小卒出身,脸上留有一排刺字,因为久历沧桑的缘故,字迹已看不清了,模糊成青黑色的一个个小团。

国咬儿用力挥手示意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向导连忙跑到队伍最前头去,甲士们也纷纷加快脚步。

稍有人烟的定兴县城,很快就被甩到了身后。

由定兴县往安肃州南部的路上,有易水和涞水横贯,算上滱河等支流,还得多上六条河。正是这些河水灌溉了土地,支撑起了富庶的河北。

但连续两年的旱灾和兵灾,几乎摧毁了这片土地上原有的一切。原本星罗棋布的村社和连绵阡陌,都已萎缩到了最小程度;原本精心维护的陂塘大量干涸,而沼泽和芦苇荡在无序扩张。

只有少量百姓,依托着各种来路的武力,或者依托着水泽间的复杂地形勉强求生。除此以外,杨友的视线中一片荒凉。甚至一些明显经过良好照应的肥沃田地,如今密生着茅草和荆棘;零星几株野麦,长到了齐胸高。

离开定兴县的第三天,黄昏时分。

一行人正趟着泥泞,越过滱河半干涸的河道,上游不远处,依托春秋时燕国长城的故城店方向,忽然传来了厮杀声。

故城店是定兴县的旧址所在,此前被一群溃兵盘踞着。去年起,还有不少百姓陆续依附他们,形成了一个勉强维生的小村社。那伙溃兵对杨安儿所部敬而远之,但也没什么敌意,有一次杨友经过故城店,还吃了他们一顿酒肉。

那伙溃兵,便是杨安儿意欲迫降收编的。负责具体执行的,应当是刘全的部下汲君立。

这会儿杨友站在低处,看不到城镇里头的情形。但他闻得到刺鼻的血腥味、房舍被点燃的焦糊味,还听到威吓声、喊叫声和呻吟声。

杨友并不太在乎,继续前进。

过去几天里,这样的情形他撞见了好几回。自从被朝廷收编为铁瓦敢战军以后,将士憋闷了很久。此番杨安儿有令,诸部四出攻杀,尽情施展爪牙,行事难免激烈一点。

没过多久,将士们哗哗踩过水面的脚步声里,又混入了女人和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。

看来是条件没谈拢,软的不成,就得来硬的。汲君立施展辣手,大肆杀人了。

打仗么,就是这么残酷。

自古以来要挟裹壮丁,难道还能好声好气地劝说?多半都得先下狠手,断绝他们的生路和牵挂。汲君立乃是沙场老手,干这些尤其熟练。

只不晓得,故城店里三五十个壮丁,最后能剩下几个活口。

杨友摇了摇头,加快脚步赶到队伍前头,寻国咬儿和向导说话。

国咬儿也在眺望着故城店方向,脸色阴沉。

杨友心里一跳,连忙小跑到他跟前。待要说话,乱草丛里猛然跳出一个瘦小人影,手里握着一块石头,向杨友猛砸过来。

杨友吃了一惊,连忙拔刀。

国咬儿的反应却更快些,瞬间一刀直刺,将那人影当胸刺穿。

石头骨碌碌地落在杨友脚下,杨友看看搠在国咬儿长刀下的人影,发现那是个小孩儿。身上穿的戎服很破旧,却浆洗得很干净,头上的发髻也是军队中常见的短发椎髻。

小孩儿竭力挣扎,口鼻和胸前的伤处都在往外涌血,染红了一大片地面。

国咬儿面无表情地踩着小孩儿的肚子,用力把长刀拔出来。小孩儿瞪着国咬儿,挣扎变成了抽搐,慢慢地不动了,他的眼神开始散乱,却依旧瞪得极大,眼眶中血丝暴绽。

国咬儿用袖子擦拭着刀身血迹,沉声道:“九郎,有点不对劲。”

“怎么?哪里不对?”杨友茫然。

“溃兵们似乎有些准备,他们的抵抗很激烈。”国咬儿示意杨友侧耳去听:“汲君立的部下死了好些人,却没能裹住他们。不少人往西面逃了!”

杨友想了想自家一路上的见闻,叹气道:“昨日见到三回厮杀,今天又见到三回……那些滑不溜手的兵油子发起狠来,比寻常百姓难对付些!”

国咬儿点了点头:“难对付多了……怕要出乱子!”

杨安儿的决定本身并没有错。兵马所到之处攻劫村落、挟裹壮丁的手段,是众人在山东用过的老套路。以铁瓦敢战军的精锐,分头袭击零散各地的溃兵,斩其首领,胁迫其部属,应该也没有任何难度。

但杨安儿没有预料到的是,溃兵们与山东的寻常百姓大不相同。

百姓们是逆来顺受的牛羊,已经习惯了屈辱和忍耐。他们哪怕走在通向死亡的道路上,仍然是麻木的。所以才需要暴烈的杀戮来激怒他们,用生和死的选择迫出他们内心深处的血气,使牛羊化为虎狼。

而分布在河北的无数溃兵们,都是从尸山血海里奔逃出来的,是曾与蒙古人厮杀挣命的,他们本身就是虎狼!

在此前数年惨烈的战争中,这些将士们无数次地身陷绝境,他们逃亡到了河北,就只想活着而已。外人看来,这些人虽有勇力,却一个个都昏昏噩噩,宛如行尸走肉。

所以,自恃手绾精锐的杨安儿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起兵直下山东的计划是机密,只有杨安儿身边的少量亲信才了解整个安排。此前为了避免走漏风声,引起唐括合打的怀疑,杨安儿甚至也刻意与那些溃兵首领保持距离。

结果这时候就出了问题!

铁瓦敢战军忽然动手,这些溃兵们猝不及防,却不轻易屈服。

溃兵们就想活着而已。谁有空理会什么大计?谁相信一个朝廷都统说的胡话?谁还是傻子了,没凭没据的就替你卖命?

溃兵们只知道,谁来滋扰,就是不让他们活,他们必定激烈反抗!谁用刀剑杀戮来对付他们,就要面临他们的报复!

安州那边,萧好胡本身就是溃兵的有力首领之一。他对安州境内的溃兵势力了如指掌,又趁着各家无备暴起发难,结果还遭郭宁这样的猛虎反戈一击。

涿州的溃兵们难道就比安州的同伴们软弱些?

散在河北诸州军的溃兵之中,有的是凶猛敢战的勇士,他们初时猝不及防,但越到后来,抵抗就会越激烈,甚至会酝酿出更可怕的动荡来。这种迹象,杨友还没法清晰判断,可国咬儿久经沙场,他已经感觉到了。

国咬儿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,他隐约觉得,溃兵们并不似杨安儿眼中的肥肉,而是一个碰不得的野蜂窝!

“九郎,咱们先去故城店,见一见汲君立,问问情形。明日再往馈军河去,也不耽搁什么。”国咬儿谨慎地道。

杨友疑惑地看了看国咬儿:“怎么会不耽搁?万一那郭宁跑了……”

“眼下要考虑的,可不只一个郭宁。”国咬儿坚持:“九郎,真要出了乱子,很多计划都要变动。谁还顾得上郭六郎?”

“……也是。走,走,我们去故城店。”杨友有些沮丧。

于是甲士们折返方向,沿着来时的浅滩越过滱河。

天色开始暗沉,他们的身影渐渐远去,到了河对岸以后,就看不清了。距离道路约莫百步开外的一处茂密树丛里,枝叶摇摆着,发出簌簌的轻响。

响声愈来愈明显,枝叶向两边分开,先有十余名弓手现出身形。十余人俱都搭箭上弦,贴着路边警惕地戒备。

随即又有两个人从树丛里走出来。

李霆大步走到道路当中,看看那个身躯已然僵硬的小娃儿,脸色难看异常。

郭宁稍慢些上来,站在李霆身边,默然不语。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