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扼元
听书 - 扼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二十一章 敌我

蟹的心 / 2022-05-29 22:58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小娃儿身上的戎服很宽大,显然是从死者身上扒来的,简单改过,但改得仍不合身。

李霆蹲下身,探手过去,把戎服往中间的伤口合拢,尽量遮住已经泛白的肌肉和里面撕裂开的脏腑。戎服浸透了血,变得又黏又沉,李霆稍稍用力扯了两下,自己的手上便沾满了血。

“这小娃儿叫韩来儿,是故城店那边溃兵首领韩人庆的次子。他和兄长两个,原和我的弟弟李云处得熟络……去年他的兄长病死了,李云还哭过一场……看样子,故城店受袭击的时候,韩来儿恰好在外玩耍。他沿着大路往回赶,正好撞上敌人,被发现了踪迹。”

说到这里,李霆站起身来:“你还记得韩人庆么?便是那个抚州人。”

“自然记得。”郭宁点了点头:“咱们曾在青白口那里,与他一起打过仗的。老韩原是抚州的效节军老卒,弓马娴熟,人也厚道,所以才被士卒们拥戴。”

“是啊,是个难得的厚道人。”

李霆应了一声,眺望着故城店方向升起的黑烟,俯首再看看尸体:“这厚道人的老巢被人掏了,儿子被人杀啦!这一刀,真利落,动手的,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。却不知,是杨安儿麾下哪一号。”

说着话,他脸色铁青,显然已经怒到了极点。

故城店再往南二十里,到安肃县的西面,便是与滱河平行的瓦济河。瓦济河潴留形成的水泽唤作五官淀,李霆等人便驻足于此。所以李霆和韩人庆,乃是近邻,两拨人日常多有往来。

散兵游勇的日子并不好过,难免今天缺了口粮食,明天少了盐,须得彼此支应。时间久了,两家结下的交情很深。

这些溃兵们个个都有勇力,真要放开了肆意妄为,什么事做不得?之所以活得如此窘迫,就是想稍稍避开厮杀,在这该死的世道过一阵安生日子罢了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哪怕有些人去落草为寇了。比如骆和尚这种,行事没什么忌讳的,可他们大体上也有一定的规矩,不至于烧杀掳掠,更不至于干出攻杀溃兵据点的事来。

溃兵们过的艰难,百姓们过得也艰难。

这世道,多少苦命人都在挣命,何必自家人为难自家人呢?

现在可好,就连这一点点苟延残喘的机会,都快没了!

三天前郭宁告诉李霆,不妨遣人关注杨安儿的举措,可当时谁都没想到,杨安儿的举措竟然如此暴烈法。

李霆派出五六拨打探的人手,只昨日就回来了大半,报说有四五个溃兵营地被攻破,营地中人被劫掠、被挟裹。

待郭宁等人赶到滱河,正撞上故城店营地也遭攻破了。这可是一个颇具规模的营地,营地里少说也有近百名溃兵,寻常百姓还要倍之!

前几日萧好胡那厮,已在安州杀了不少同伴。粗略估计,安州附近五个溃兵据点拢共死了两百多人,百姓妇孺被牵扯遭难的,也不下两百。

但萧好胡到底还想着出任安州都指挥使,并无意成为众矢之的,所以行事其实还算克制。如汪世显这种态度暧昧的,被擒获以后,就只遭一顿毒打,切了根指头。

杨安儿却不同,他力量远比萧好胡强大得多,而且行事的激烈程度尤甚,几如屠杀!

李霆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河滩旁的林木间眺望。

黄昏残照,渐渐消散。河对岸那队杨安儿的部下甲士,起初走到了河堤下方的阴影里,看不见了。忽而他们又点起了松明火把,于是李霆就能清晰地看到他们远去的身影。

夕阳的光芒、火把的光芒,还有故城店方向隐约的火光都映照在水面上,晃动的水波映出一抹抹红色,像是血。

或许真的是血。

“杨安儿这厮,是要造反没错了!他反正要去山东,没打算在河北多待,所以行事没有半点顾忌!不过……”

李霆旋风般转回来,狠狠盯着郭宁:“按你此前说的,杨安儿这伙人去往山东,对我们有利……道理或许是这般。可我们就坐视着杨安儿如此横行,就这么对待我们的袍泽兄弟?”

郭宁稍稍沉吟,叹了口气。

自从前些日子那场大梦以后,郭宁的脑子里有了很多新见识、新想法。正因为多了见识,他愈发觉得,眼前的局面既可悲,又荒唐。

分布在河北各州军的散兵游勇们,本来都是朝廷官军的骨干。人人都有战斗素养、有军事指挥的经验、有与强敌抗衡的韧劲。沦落到现在这地步,他们人人都满怀着被官员、大将们抛弃的强烈愤懑,对自己的困苦生活充满了绝望。

而驻扎在定兴县的杨安儿所部,当年曾是安分守己的百姓。他们本就是被压榨到活不下去了,所以才不顾一切地与朝廷对抗。

严格来说,溃兵们和杨安儿所部,不该是敌人。两者本可以协作,甚至合流的。

两方所遭受的苦难,其实全都来源于大金朝昏聩的统治,来源于大金内部日趋激烈的民族冲突、经济崩溃、民生凋敝、外战无能。

女真贵族集团肆意括地,贪官污吏苛酷通检、征发无度;朝廷军将驱将士为牛马,视将士如草芥,是他们一手造成了当前的困境,造成了让人活不下去的世道。他们才是真正的敌人。

可大金朝廷的架子还在,横跨万里疆域的庞大政权还没倒。虽然已经蒙受了惨痛损失,可无数招讨司、统军司、宣抚司、都总管府尚在,无数猛安谋克军、镇防军、侍卫亲军、乣军尚在。

大金既然是朝廷,朝廷作恶,便是理所当然。上百年来,契丹人如此,女真人也如此,一切都很正常。溃兵们挣命于尸山血海,蒙受了无数苦难,关键的问题,却没人去想,或者不敢想。

数以万计的骁勇武人,一个个蒙头蒙眼地挣扎求存。胆子最大的,无非盘算着投靠蒙古人,跟着吃一点剩下的腐肉。

而杨安儿这等积年的反贼,到底比寻常溃兵要聪明些。

想来他的眼光也较开阔,志向也远大些,所以知道敌人是谁,想要与敌人对抗。

可是,他们不掌握正确的方法,只能在自己理解的范畴内行事。

他们只把满山遍野的溃兵们当作容易挟裹的壮丁,容易被宰割的肥肉。于是便凭着千百年来匪寇挟裹人众的套路,挥刀以向,先把同样的可怜人们杀得人头滚滚、血流成河。

他们所屠杀的,挟裹的,都是郭宁的袍泽伙伴!

不用李霆催促,郭宁也不可能坐视不管。

“咱们既然来此,就得做些什么。不过,杨安儿所部能轻易击破故城店,兵力一定不少。让弓手散开警戒,其余将士们在这里休息片刻。咱们几个,过河探一探。我记得故城店东面里许,有个林木茂盛的土坡,很适合探查情形……那地方似乎是叫高林坡,对么?”

李霆连忙道:“正是。”

“我们就往高林坡去。”

“好!”

郭宁回身望一望,沉声喝问:“慧锋大师到了没有?”

暗沉野地里,骆和尚的厚重声音响起:“来了!洒家来了!”

“敌人不是寻常寇盗,在故城店周边近处,必设斥候、暗哨。劳烦慧锋大师出马,抓一个舌头回来问话。”

骆和尚呵呵笑道:“好,好。”

听得郭宁这般吩咐,李霆不由吃了一惊。

他与骆和尚不熟,近几日只见这胖和尚所到之处脚步咚咚作响,宛如一座肉山也似。这哪是能干精细事的料子?

正诧异间,便见骆和尚脱下宽袍,只着一身深灰色的短打。他向郭宁微微颔首,便跃入了道旁林间。庞大如熊罴的身形极其轻捷地晃了两晃,李霆眼神便一模糊,起初还看到一个光头在闪,随即就看不到踪迹了。

“慧锋大师身手非凡,自有他的本事。李二郎,咱们自去探看,不必担心。”

”好本事!真是好本事!”李霆愣了半晌,见郭宁已经往河滩方向去,连忙拔足赶上。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