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扼元
听书 - 扼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三十六章 前驱(下)

蟹的心 / 2022-05-29 22:58:02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唐括合打所在墩台的对面位置,城墙下方的甬道处,杨安儿正策马徐行。

在他身后有上百步骑跟随,铁蹄密集敲打着土路,发出阵阵轰鸣,动人心魄。

土路夯得牢固,边缘还砌了石板,石板非常整齐,破损的地方有精心填补的痕迹。在甬道的一侧,城池中的屋舍比寻常的小县城要像样些,街边巷角的本地居民,看起来不算富庶,但日子总是过得下去。

至于城外的荒凉萧条,那是大势败坏,天灾人祸齐至,无关一地的治理。这样的世道,小小县城能做到这地步,实在不容易。

这既不是唐括合打或者杨安儿的功绩,也不是本地县令的功绩,而得归功于张柔。这定兴县乃张柔祖居之地,张柔本人虽然率聚族党于易州山区的东流寨自保,选壮士,结队伍以自卫,却留有族人在定兴县,不止稍稍修桥补路,也使群盗皆不敢犯。

铁瓦敢战军到定兴县屯驻以后,张柔曾通过靖安民的关系,与杨安儿客客气气地打过几次交道。

杨安儿所部在定兴县驻扎年余,一直很谨慎,很低调。

一来,杨安儿自己就是山东的大豪,深知在朝廷虚弱的当下,这等地方上的豪强具有何等潜力。什么振臂一呼万众景从,简直易如反掌。

杨安儿虽自命为强龙,也不愿与这些地头蛇为敌。若将自己多年来积攒的亲信力量浪掷于河北,无益于反金的事业。

二来,涿州毗邻中都大兴府,控西山之险,据上游之势,自古就号称形胜甲于河北,是各方面极其关注的所在。朝廷再怎么虚弱,在中都,在缙山州,依旧常驻着侍卫亲军、护驾军、武卫军、威捷军乃至来自附从部落的飐军,其总数何止十万?

杨安儿所部虽然精锐,却远不足以与朝廷大军对抗。想要做大事,须得潜伏爪牙,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机会便在此时。

在地方上,由于此前和苗道润、张柔、靖安民等人的刻意结好,这些人虽不敢参与大举,却也不会成为阻碍。前日里,靖安民特意率领本部五百将士离开了他盘踞许久了大房山,转至易州郎山寨,明明白白地表现出了他们任君施为的意图。

这其中,还得谢谢张柔的体谅。数日前,与张柔关系密切的一些本地宗族,便已寻个由头出外。杨安儿见他们知趣,也不阻止。

唐括合打这厮,到了定兴县以后,肆无忌惮地括地盘剥,早就引起了地方上许多人的不满,想必,张柔也很乐意见到杨安儿为他出一口恶气。

在朝廷的军事部署方面,眼下也恰好是个空挡。

近月以来,蒙古人的探马频繁出入宣德州以南,隐然在为下一次大举入侵做准备。缙山防御使、权元帅右都监术虎高琪连连向朝廷示警。

就在十天前,朝廷派遣术虎高琪的老上司,名将完颜纲以尚书左丞的身份至缙山行省事。中都的许多兵马,都在源源不断往缙山调度,纳入到完颜纲的麾下,而从其它地方调入中都的人马,还逶迤在道。

这一来,中都方向的金军,暂时不必忧虑了。

令人格外满意的是,在山东方向,老对头完颜承晖如今身在大都任一闲职。继任为山东统军使的完颜撒剌,这时候也得到了朝廷的命令,克期集兵两万,前往中都。

杨安儿和同伴们仔细算过了,如果一切顺利,己方攻入山东的时候,完颜撒剌所部反而到了中都。这样一来,己方无论是批亢捣虚,还是从容聚众,都能游刃有余。

至于中都路南部乃至河北两路的金军……更不必忧虑。他们本来就虚弱不堪了,而愈是虚弱不堪,愈是只能关注眼前。先前在故城店与杨安儿打过一仗的郭宁所部,如今不断招兵买马扩张力量,他们才是各节镇、防州和刺州大员们紧盯着的可疑之人!

还有什么疏忽的地方么?还有什么会突发的意外么?

杨安儿揽着缰绳,慢慢地又想了一遍。

没有了,都安排定了。

他揽过缰绳,看看策马于身后的李思温,再看看国咬儿:“那就开始吧!”

杨安儿轻声吩咐一句,便有威严肃杀的气势生出。

随在他身后的亲兵无不是虎狼之士,闻言齐声奋喝,同时抽刀拔剑。上百步骑分头奔出。

之前唐括合打连着派了两个侍从到杨安儿催请。两人来了以后,眼看众人刀枪在手虎视眈眈的姿态,早就觉得不对,却被甲士们挟裹着,不得不跟从。

此时寒光闪动,杀气大涨,两名侍从脸色惨白,脑海中便似许多钟鼓铙钹一齐敲响,震得头脑发昏,浑身乱颤。

杨安儿要反?这厮,果然就反了!那些传言竟是真的!

侍从中有一人,是唐括合打格外喜爱的体己人,有个牵拢官的身份。日常也得杨安儿奉承,请他喝过几次酒,送过许多礼。这会儿他便仗着旧交情,壮着胆道:

“杨都统!你原先背叛朝廷,犯下天大的罪行,好在朝廷宽宥,降诏封官,厚赏金帛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?我家唐括老爷乃是朝中高门贵胄,眼看有机会兼理诸州军务,到时候杨都统领一个节度使,什么永定军、永泰军、顺天军都不是问题……上马管军,下马管民,名垂竹帛,流芳百世,岂不……”

李思温连连冷笑。

那侍从连忙道:“这是我家都统的意思!我家都统令我来请杨都统,就是为了商议此事,是要提携杨都统啊!”

猪狗般的废物,满嘴胡言乱语。你能提携我什么?还封官许愿?杨安儿不悦地挥了挥手,甲士们上去挥刀便砍,登时将这两人砍作了七八截,鲜血将路面染红了一大片。

此时杨安儿部下的百余步骑,除了有一股留在杨安儿身边。其他人或者奔去控制城门,或者扑上城头。

负责守把城门的,乃是定兴县中的牢城军,也就是囚犯编成的军队。这些人如何与甲士匹敌?杀不到两三个来回,纷纷跪地投降。许多人被甲士们一喝,听说马上就能杀人放火喝酒吃肉,无不大喜腾跃,连忙并为一伙。

顷刻间,城门易手。原本驻在城门的铁瓦敢战军大队人马不知何时潜到了此地,汹涌入城。

入城人马兵分数路。

刘全领一路去往城中土兵的军营,李思温领一路攻打县衙、粮仓,而杨友带着其他人,直扑向唐括合打在城中的奢华宅邸。

这些将士们都是积年的老贼,作乱的好手,所到之处无须杨安儿吩咐,沿途放火。

烟尘四起,杀声如雷,火把点燃房舍,刀剑抹过咽喉。军营松散,立时便破。地方土兵簇拥着巡检惊惶出外,那巡检一露头,就被如狼似虎的铁瓦敢战军将士劈面砍杀,侥幸逃亡之人如丧家之犬四处奔走喊叫,叫声引起了更大的混乱。

县令、县尉仓促出来探看,未及出门,已见衙门外头刀光剑影,步步迫近。

两名官员拔足便往后院狂奔,奔了没几步,又齐刷刷转头看另一侧。在他们视线中,浓烟翻滚,烈火燎天,那是唐括合打的深宅大院也出事了。

城池本来不大,上千将士纵横,须臾便搅了个天翻地覆。

处处杀声四起,引得唐括合打的下属们无不惊惶。待到十余人身上染血,沿着马道奔上城墙报说杨安儿反了,唐括合打浑身冰凉。

再往后看,数十叛军刀枪雪亮,跟着杀过来了!嗖嗖的箭矢,已经往墩台上射了!

杨安儿这厮!我待他不薄!上次他没能拿下昌州郭宁,我也没怪责他,只索了他一具金扣玉带为偿!结果他就这么……这厮哪怕提前关照一声呢,让我先走一步不行?

唐括合打探出颤抖的双手,想要支撑起身体,可连着两次用力,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僵成了铁石,怎么也挣扎不动。他竭力要催促自己想个办法,可脑子里一片混沌,又好似琴弦崩断,再无连接处。

恍惚间,他看到墩台周围的射粮军纷纷逃散;他看到他从中都带出的几名重甲勇士,持狼牙棒、铁锤等武器堵在墩台下方厮杀,却遭一名手持长枪的少年武士轻易杀败。

他看到那少年武士提起长枪指了指,然后许多人狞笑着围上来,他们手里高举的刀剑反射阳光,刺眼的很。

此时,在定兴县西南方的故城店里,郭宁正与骆和尚和李霆谈说,忽然止住了话题,将漆黑的眸子投注向窗外。

“好!动手了!动手了!”李霆起身便往外走,他的动作太大了,几乎把桌椅都掀翻。骆和尚摸了摸脑袋,重重地“嘿”了一声。

而在定兴县西北、易县东南的燕昭王所筑金台旧址,有一队身着戎服,手持枪矛的士卒簇拥环绕。金台之上,靖安民站在一侧,中间是个年约四十上下、细眼长须的中年人,另外一侧则是个英气勃勃的青年。

三人凝视着定兴县中腾起的浓烟,久久不语。

再远一些,距离定兴县数十里外,北面范阳县更以北,接近中都大兴府的地界,有一座军营。

军营简陋而松散,看起来是临时设立的,很多营帐就只用树枝交错,然后盖上毛毡。但军中将士的神气,却无不凶暴剽悍,军中的战马也很多。

在中军辕门处,郭宁的故交、老卒韩人庆正跪伏着,把额头抵在地面。

他风尘仆仆,浑身都是泥土,又因为跪了很久,疲惫至极,身体都开始颤抖。

眼看他要坚持不住,一名甲士脚步铿锵地从中军帐里出来,沉声喝道:“元帅让你进来!”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