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听书 -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0章 99天离婚协议

君九月 / 2022-05-29 16:01:0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第一天的工作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认识认识新同事,熟悉熟悉公司新环境,到点就能下班了。

南媛没有忘记早上靳北哲的话。

所以一到五点,她就赶紧收拾东西,准备打车去国府一号。

去之前,她还特地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菜。

拎着荤素搭配合理的食材,她来到国府一号别墅。

别墅是密码锁,她拿出手机给靳北哲发消息,询问他密码是多少。

只不过,消息发出去很久,却石沉大海了。

她想,兴许他在忙,所以才没回复消息吧?

想到这里,她把食材放到一旁,拿着手机,给儿子打电话。

那头很快就把电话接了起来,奶声奶气的:“媛媛,晚上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

一秒记住http://m.

“我会很晚回去,宝宝,你自己做点吃的对付一下吧。回去的时候,我给你买肯德基好不好?”

“奇怪,你不是说肯德基是垃圾食品嘛?”小包子发出怀疑的声音。

南媛愣了一下,笑了笑:“庆祝我成功入职,放纵一下。”

“行吧,那就让你放纵这一回。”小包子人小鬼大的语气。

母子两又聊了一会儿天,南媛才依依不舍地把电话挂断。

退回到手机桌面,上面的消息栏空空如也,靳北哲还是没给她回消息。

她看了眼袋子里的菜,里面还有一条现杀活鱼,要不快点做熟,那就不新鲜了。

想到这,她打算懵一懵门锁密码。

先输入了一遍靳北哲的生日,提示错误。

接着,她又输入了类似888888、999999这类的数字,全都提示失败。

密码只允许试错五次,如果五次还错,就会报警。

当第四次时,南媛已经决定,错了就不再输入,静静地继续等。

可没想到,她随意输入了一下自己的生日号码,门锁居然‘叮’的一下,开了!

她不可置信,手握着门板,有些恍惚。

怎么会……

靳北哲怎么会用她的生日号码做门锁密码?

难道,他时时刻刻都记得她的生日吗?

不可能,这根本不可能。

靳北哲那么恨她,怎么可能去记她的生日?

南媛太惊讶了,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以致于她伫立在门前许久,都没有进屋。

叭叭叭——

直到身后传来几声车喇叭声,才把她从游离的思绪中拉扯回现实。

她回过头,以为靳北哲回来了。

却没想到,从白色玛莎拉蒂车里走下来的,是凤敏。

凤敏一身珠光宝气,手里拎着价值上百万的爱马仕限量包包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,整个人看上去心情很不错,丝毫不受早上民政局的事影响一般。

她来到南媛面前,淡淡道:“进屋吧,有事跟你商量。”

-

别墅大厅里,凤敏早就翘着二郎腿,靠在了沙发上。

南媛把食材拎进屋,放到厨房里摆放好,这才不疾不徐地来到客厅。

“伯母,你要跟我聊什么,说吧。”

凤敏双手交叠抱臂,上下打量着南媛,眼神里全是鄙夷:“你知道的,我是不可能认你做我们靳家儿媳的,四年前我不同意,四年后也一样不同意。”

“我知道,可你儿子非要跟我领证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南媛故意呛声。

这个回答很奏效,凤敏立马就被气得大喘气:“行!我不跟你斗嘴皮子!”

凤敏气呼呼的,拉开自己爱马仕包包的拉链,从里面拿出一沓文件,往茶几上一甩:“看看这个协议!”

南媛狐疑地皱了皱眉,弯下腰,把文件拿了起来。

标题是几个粗体大字,非常的惹眼,上面写着‘离婚协议书’这几个字样。

“既然你跟北哲已经结婚了,那就计划一下怎么离。99天,这是我给你的期限,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和四年前一样不打声招呼离开也好,跟他撕破脸决裂也罢,这个期限一到,你必须跟他把婚离了!”

凤敏很强势,振振有词。

南媛却听笑了,把协议书甩回茶几上。

她刚准备跟靳北哲坦白四年前的事,解除两人之间的误会。她都已经打算去经营这门婚姻了,又怎么可能离?

“伯母,我知道你讨厌我,可是我已经是你儿媳了,无论你多么讨厌我,也不能逼着儿子刚结婚就离吧?”

“不是逼我儿子离,是逼你。”凤敏斜视着南媛,一个字一个字,咬牙切齿地纠正。

南媛闻言,冷笑了一下,点点头:“行,你逼我离,我就得离么?”

“果然不要脸!”凤敏气得胸口不停上下起伏,眼神瞬间变得凶狠起来:“我知道你母亲的病没治好,现在她每周都要透析两三次,而且病情转移,再不做肾移植,估计活不了几年吧?”

凤敏这话字字诛心。

这正是南媛重新回到北城的原因。

母亲有肾病,如今已经肾衰竭,需要尽快做肾移植手术。

做这个手术,昂贵的手术费首先就是个大难题,而合适的肾源,又是另外一个难题。

现在的南媛急需要钱,而来幻影上班,无疑是最适合她,也是赚钱最快的方式。

只要她设计的服装能成为品牌,能大卖,到时候,一两件衣服的钱,就足够支付母亲的手术费。

不过,赚钱她有信心,可对于找肾源,她真的很无力。

“你母亲的肾源,我已经帮你找到了,只要你签了这份协议,肾源我可以给你,手术费我也可以帮你付,怎么样?这笔买卖很划算吧?”

凤敏自顾自地说着,从包里拿出签字笔,丢到茶几上。

南媛怔在原地,缓缓地攥紧拳头,却久久没有回应。

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因为四年前,凤敏用了差不多的方法,逼她妥协,让她离开。

母亲当时刚查出肾病,急需现钱救命,她们变卖房产时,凤敏居然是买家。

当时凤敏提出条件,只要南媛肯离开靳北哲,她便会以房子的原价直接买下。

这栋房子是父亲好不容易付了首付买下来的,贷款才开始还。

这样的房子想要立刻卖出去,难度会很高。

如果她不同意离开,凤敏便会动用黑社会去闹事,让她家的房子永远卖不出去。

南媛当时完全可以向靳北哲求助,可凤敏手里捏有她母亲以前坐过台的证据,并扬言,如果她不离开,就让她母亲身败名裂!

在卖房子赶紧换手术费,以及母亲名誉的双重压力下,南媛别无后路,最后只能忍气吞声,选择离开。

“怎么样?考虑清楚了么?”

凤敏见南媛迟迟不回应,有些急躁了。

她弯下腰,把协议以及笔拿起来,塞进南媛的怀里:“四年前你没有选择向北哲求助,四年后,我劝你也识相点,老老实实把协议签了,大家皆大欢喜。你要是敢跟北哲透露半个字,你妈的丑事,我分分钟给你宣扬出去!还有肾源,我奉劝你一句,捐赠者已经被我安置在了一个地方,就算北哲也找不到!你懂我意思吧?这个肾源,只有我首肯,才会给你母亲捐献!”

凤敏的话很刺耳,每一句都深深扎进南媛的心里。

像是一盆冰冷的水,在一瞬间,把南媛心里冒出的小火苗给浇灭。

原本她以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可没想到,这样的希望之火,如此不堪一击。

“签不签?我只给你两分钟考虑的机会,你要不签,行,后果自负!”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