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听书 -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1章 小家伙自己找爸爸

君九月 / 2022-05-29 16:01:0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凤敏下着最后通牒,很不耐烦地用拳头敲击着面前的茶几。

茶几发出‘砰砰’响声,颤地上面的茶杯跟着晃动。

南媛的手指,紧紧攥着协议书,心像是被刀绞一般难受。

为什么要这样逼她?

为什么要用四年前同样的手段逼她?

“签不签?行啊,既然你想眼睁睁地看着你母亲病死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凤敏彻底没了耐心,陡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

她的身影遮挡住了窗外的一大片光,让本就昏暗的室内变得更加黯淡无光了。

“我签……”

南媛全身颤抖,双手捏成拳,指甲陷入肉里,都快要把掌心抠破了。

她蹲了下来,翻开协议书,快速地在上面签名。

首发域名m.bqge。org

每一笔、每一划下去,心都痛了几分。

“你母亲病情复发的事,一个字都不许跟北哲提!知道了么?”

凤敏呵斥的声音在头顶上响彻。

南媛紧咬着唇瓣,倔强如她,一个字都没回应。

凤敏冷哼了一声,一把将协议书夺走,随手翻了翻,很不客气道:“记住了,协议期限一到,悄无痕迹地从北哲身边消失!”

南媛低下了头,听着凤敏抬步离开,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音。

室内她没有开灯,任凭黄昏到入夜,黑暗将她紧紧包围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落地窗外,忽然照进来两束光。

接着,耳边响起了停车、开门这一连贯的声音。

‘啪’的一下,室内的灯忽然被一下子全都打开了。

大厅里顿时灯火通明,明亮到晃南媛的眼睛。

“怎么不开灯?”靳北哲走进来,一眼便看到了跪坐在地上的女人。

她看上去很狼狈,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般。

他手里拿了一束香槟色的玫瑰,换了拖鞋走进去,把玫瑰往茶几上一放:“送你的。”

声音很克制,听起来冷冰冰的。

南媛微微抬头,瞥了眼那耀眼的玫瑰。

眼里闪过不可置信:“为什么……送我这个?”

靳北哲高高大大地站在她身边,用手扯着领带,状似一脸的淡漠,沉声道:“路边花店打折,随手买了一束。你毕竟是我法律上的妻子了,形式上我还是会尽丈夫的义务。”

怕南媛觉得他放低姿态讨好,他又立即补充:“当然,你也得履行你作为妻子的义务。”

“履行义务?靳北哲,你不觉得很搞笑么?你娶我不过是玩玩而已,我为什么要尽义务?你知道妻子的义务是什么么?相夫教子,侍奉公婆,你觉得我会做这些么?”

心里憋着太多委屈,在这一刻全部迸发。

南媛转过身,朝着面前居高临下的男人低吼。

男人听着她这番话,瞬间烦躁起来,扯领带的动作变得很粗鲁。

“南媛,这是你自找的!你敢回来,就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!”

是啊,靳北哲是什么人?

北城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,能翻云覆雨的人物。

他想让谁不好过,那个人的日子,就绝对好不起来。

想到母亲的肾源终于有着落,她只要再忍耐99天就能解脱,千疮百孔的心,就再也不痛了。

她缓缓起身,看都不看玫瑰花一眼,淡淡道:“好,我履行义务,我去给你做晚饭。”

看着她落寞离开的背影,靳北哲心里也不好受。

他好心好意给这女人送花,她居然无动于衷,看都不看一眼?

想到这里,他气得把玫瑰花束一把抓起,往垃圾桶里一扔。

垃圾桶太小,花束掉进去,直接把桶子给绊倒。

花束和垃圾,瞬间散落一地。

靳北哲看都不看一眼,迈着大步,转身便离开了别墅。

厨房里的南媛,听到重重的一声关门声。

‘砰’的一下,很响。

她的心颤了一下,被吓了一跳。

可是过后,又如释重负。

她要让他一直这么讨厌自己,这样她再次离开的时候,才不会心生留恋,才不会不舍得。

靳北哲离开了,晚饭自然也不用做了。

南媛从厨房出来,把身上的围裙摘了,打算回出租屋。

经过客厅,余光瞥到垃圾旁的玫瑰花束时,她快步走了过去,把花束小心翼翼地捡起来。

将垃圾打扫了一番,并捧着这束花离开。

-

一个多小时后,南媛回到出租屋。

小阿诺很乖,自己靠在沙发上看书。

虽然他只有三岁半,但是懂的知识很多。

现在他在看的,就是小学五年级的课本。

“哇塞!媛媛,谁送了这么漂亮的花给你呀?”

听到开门声,小家伙立马从沙发上跳起,把书本往旁边一扔。

南媛笑了笑,不留痕迹地撒谎:“新人入职送的迎新礼物。”

“哼哼,撒谎。”小包子洞若观火,撅了撅小嘴:“我认得,这是玫瑰花,哪有入职送这种花的?”

“媛媛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啦?”

小包子这话让南媛很心虚。

她赶紧换了拖鞋,把花束捧到阳台上去:“别瞎猜,就是公司里的人送的。”

“哦。”小阿诺看破不说破,像个跟屁虫似的,跟在妈咪身后,给她递来一个空瓶子:“那把它们养起来吧?”

“恩。”南媛点点头,拆开花束的包装,给空瓶子接了点水。

待她把玫瑰花一朵一朵插到瓶子里时,一个普普通通的瓶子,顿时变得好看起来。

香槟色的玫瑰充满热情,散发着勃勃生机,让这个破旧的出租屋,多了几分温暖的气息。

-

夜里,南媛抱着小阿诺沉沉睡去。

这一整天东奔西跑的,她实在太疲倦了。

在她睡熟后没多久,小阿诺悄悄地从被窝里钻出来,将自己小枕头里藏着的一张照片拿出来。

照片是从一张宣传海报上裁剪下来的,上面的日期写着2016年6月11日,地点清北大学、经济学讲座。

小家伙看着照片上的男人,看得非常入神。

这三年,他向妈咪问过很多次爸爸的事情。

可每次妈咪都三缄其口,最后直接跟他说,爸爸得病死掉了。

他知道,妈咪肯定是骗他的。

爸爸才没死呢,不仅没死,而且还活得很好。

而这张妈咪唯一保存的照片,上面的男人,肯定就是他那个负心汉爸爸!

小家伙的视线,落在‘清北大学’这四个字上。

明天,他要自己去找爸爸!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