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都市·青春 > 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听书 -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73章 南媛,我就是想做你的舔狗

君九月 / 2022-05-29 16:01:01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

分享到:
关闭

咖啡馆里,南媛找了个角落坐下,望着窗外的风景。

如果今天是傅母安排的相亲会,那么斯延必定会来。

只不过,他的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呢?

想到这里,南媛重新拿出手机,再试了一次。

这一次,电话通了。

“喂?阿媛?”电话里,傅斯延难掩欣喜,虽然听得出声音很疲惫,但却很高亢。

“靳老爷子那边怎么样了?我这边自己去食堂吃了早点,你不用特地跑一趟。”

南媛听到这话,秀眉顿时深拧:“斯延,你现在在医院?”

傅斯延很诧异:“对啊,刚巡视完病房,待会有个研讨会要参加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停顿了一下,他关切地问道。

南媛刚想开口问他今天相亲的事。

记住网址http://m.bqge。org

话还没说出口,便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喊他。

“傅医生,13床病人突然呕吐!您快过去看一看吧!”

“阿媛,先不跟你说了,回聊。”

“好。”南媛点点头,把电话挂断。

听斯延的语气,似乎根本不知道今天家里给他安排了相亲?

她从包里把磁盘拿出来,连接好手机后,给不久前备注为‘斯延’的号码拨去电话。

在拨打电话的时候,她打开了磁盘里的一个号码识别软件。

如她所料,这个‘斯延’的号码是假的!

在遇到识别软件后,假号码立马现出了原形,露出了它本来的号码00403872##98.

这种号码,一看就是从境外服务器终端,经过伪装,批量生产出来的。

想要查出这种批量号码的IP,于她来说,一点都不难。

她在外接键盘上迅速敲打着代码。

不一会儿,手机屏幕上便冒出了USA三个字符。

号码终端的服务器,居然在米国!

呵呵!

看到这个IP地址,南媛不禁冷笑起来。

假冒斯延的名义,故意把她引到这场相亲会上,并把高夫人请来坐镇。

这幕后的指使者,不是傅家、就是宋家。

为了对付她,这次她们还真是下了血本呢!

隔壁桌,靳北哲悠然地坐下,自顾自地点了一根烟。

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尾,他像是欣赏风景一般,一瞬不瞬地盯着南媛看。

她工作的样子很专注,一头酒红色的波浪卷垂落在耳旁,将她那张妩媚动人的脸半遮半掩。

阳光从窗子倾斜而下,光亮打在她没被头发遮挡的那半张脸上,明媚至极。

她就像浓墨重彩的油画,明亮璀璨、赏心悦目。

南媛把磁盘收起来,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,抬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男人。

她站起身要走,男人居然也优雅地站起来,动作跟她如出一辙!

“还打算一直跟着我?”南媛瞪了他一眼。

“怎么?用完后,就想过河拆桥?方才,是我帮你澄清的吧?”

“那是事实。”南媛一副‘白眼狼’的架势:“我让你帮忙,你也可以选择不帮。”

“呵。”靳北哲气笑了。

以前他是个渣男,现在,也体会到被渣的感觉了。

有一句话叫舔狗舔狗,舔到最后,一无所有,说的就是他现在的状态吧?

“爷爷待会办理出院手续,你不过来?”见南媛真的要走,靳北哲搬出杀手锏。

他现在恨不得每天24小时,都跟她黏在一起。

只可惜,现实不允许。

南媛怔忪了一下,想了想:“各走各的。”

说毕,她自顾自地来到路边拦车。

靳北哲上了车,也不强拉她,见她上了出租车,这才徐徐发动车子的引擎。

出租车上,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迈巴赫跟了一路。

‘北A88888’这个亮眼的车牌号,想让他不注意都难。

“后面是你老公吧?吵架了?”司机师傅忍不住,终于开口询问。

南媛回过头,发现靳北哲居然还在跟着她。

“不是老公,一个跟踪狂而已,师傅,待会你想办法甩了他。”

“行。”司机师傅笑而不语。

跟踪狂?

那个车牌号价值千万,哪个跟踪狂能这么有钱?

唉,现在的年轻人,拌了拌嘴,就开始瞎说话了。

怎么能把自己的老公比作跟踪狂呢?

很快,司机把车子开进一个小巷,七拐八绕,总算把靳北哲甩开。

南媛中途下车,来到花店,精挑细选了一束鲜花,准备送给爷爷。

她捧着花束,刚走出花店大门,便看到医院大门外,一抹倩丽的身影。

徐千柔穿着一条白色长裙,裙子的下摆,有一朵朵簇拥的向日葵。

她一头乌黑的直发垂落,脑袋上别了一枚白色发夹。

看到这样打扮的她,南媛有一瞬间恍惚。

此时的徐千柔,太像她刚上大一那会的样子。

怪不得当时靳北哲会对她‘一见钟情’呢,原来她们真的很像。

南媛只是淡漠地瞥了一眼徐千柔,不想理会她,特地绕远路,朝医院住院部的方向走去。

谁知这时,徐千柔朝她冲了过来。

南媛吓一跳,敏捷地躲开。

“你看到了我这身装束吧?是不是觉得很熟悉?当年,要不是你这身打扮,你真以为自己入得了北哲的眼?”

徐千柔一上来就挑衅,咬牙切齿。

南媛知道对方的目的,无非就是想找一找存在感。

她白了徐千柔一眼,不理会她,拿着花束擦肩而过。

徐千柔气死了,双肩发颤,嘶吼起来:“我敢为北哲去死!你敢么?你有我爱他么?你凭什么从我身边把他夺走?”

“为靳北哲去死?我有病?”南媛彻底被逗笑了,怎么到现在,徐千柔还没明白呢?

靳北哲于她来说,狗屁都不是!

“你不爱北哲,你只是报复他,对不对?”徐千柔的语气仍旧很激动,她的手紧紧攥着,里面藏了一支微型的录音笔。

她要从南媛嘴里套话,把这支笔拿给北哲。

她要让北哲醒悟,南媛不爱他,她才是最爱他的人啊!

“对,我就是报复他?有问题?”南媛挑了挑眉。

“南媛,我斗不过你,真的。你现在让我一无所有了,算了……算了……我认输,我认输总可以了吧?”

“没、门。”南媛一个字一个字道,嘴角上泛起涟漪,似笑非笑。

这笑容,带着三分戏谑、七分杀意。

她抬步想走,忽然,想到了什么一般,扭过头来:“对了,南千柔,忘了告诉你一件事,靳北哲没提交离婚书,南媛这个身份,还是靳少奶奶,靳北哲的妻子……”
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新书在线(xinshus.com)】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